第一百零一章:给你一个机会

“不许你胡闹!”

慕容淑然猛地站起身来,面带怒容。

她云鬓上的发簪和耳坠都剧烈摇晃。

见到母亲如此强势,郁梦竹亦是不落下风,瞪着双眸直视母亲。

母女二人针锋相对,谁也不服谁。

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一旁的楚南天面露尴尬神色。

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垂首而立。

如果可以,他真想离开这里。

但慕容淑然不发话,他又不好走。

实在是进退维谷。

此事和自己有关,风凌霄也不想她们母女如此。

风凌霄拱手行礼,“前辈,此事......”

他话还未出口,慕容淑然和郁梦竹同时瞪向了他。

不约而同地道:“你闭嘴!”

顿时怼得风凌霄哑口无言,一脸窘相。

自己完全插不上嘴啊。

他求助似的望向楚南天。

可这老小子双手插在袖袍中,低头看着地面,像是啥也听不见的样子。

“我把话放在这里,此事我绝不同意!”

慕容淑然愤然挥手,十分坚定说道。

风凌霄一脸茫然。

此事?

是指什么事?

冤枉啊!

我和郁梦竹啥也没干啊!

我们是清白的!

风凌霄心里大喊冤枉。

可又不能将这种话说出来。

不然只会越抹越黑。

本来啥也没有的事儿。

被慕容淑然这样一说,好似真有了什么事儿一样。

一直装死的楚南天都悄悄偏头,抬眼打量着风凌霄。

就连最外面的管事文致也悄然审视着他。

其中意味十分明显。

你小子行啊,居然把郁梦竹搞到手了!

真有你的。

目光中还蕴含着明悟的神色。

难怪郁梦竹下了死命令,必须保证这小子安然无恙。

若非是当着慕容淑然的面,楚南天都想向风凌霄竖起大拇指了。

摘了郁梦竹这朵天女花,何愁不能平步青云?

省了苦修几百年还不止。

啧,吃软饭,这倒也是实力的一种嘛!

感觉到他们的目光,风凌霄直皱眉头,用恶狠狠的目光回敬回去。

见母亲如此不讲道理,郁梦竹也是毫不示弱,“我不管你同不同意,我要自己说了算!”

慕容淑然一脸吃惊,特别意外地看着自己这个女儿。

盯着郁梦竹的脸看了好半天。

仿佛在确认,这还是自己的女儿吗?

反应过来的慕容淑然,气得满脸通红。

伸出手指,颤抖地指着郁梦竹。

气得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

郁梦竹也在气头上,根本不想服软。

母亲就是没道理。

从小就各种安排我。

什么都得听她的。

向来就是家族大义。

完全没有考虑过自己的感受。

如今越发过分,本就没有的事,还非要颠倒黑白。

好,你说有。

那我便承认。

就是有!

“死丫头,你翅膀硬了是不是?!”

“我这个做娘的,管不住你了!”

“楚南天,去!去传讯,喊她爹过来!”

慕容淑然气得不轻,胸脯上下起伏。

指着外面,让楚南天去喊郁天华过来。

“啊!这......这......”

楚南天一脸无奈,怎么又扯上我了?

自己都做好了不插手的打算。

这种事情,是主家的家事。

自己根本不适合插手。

怎么做都不合适。

容易弄得里外不是人。

他只想老老实实当个缩头乌龟。

见他支支吾吾、拖拖拉拉的,半天没憋出个屁来。

慕容淑然更加气血上涌,美目含煞地盯向了楚南天。

“怎么?我连你也喊不动了?”

声音中蕴含的冷意,让楚南天心里一颤。

急忙弯腰行礼,“夫人之言,我岂敢不从。只是......此事是否应当冷静一些再处理?”

他的话,正在气头上的慕容淑然根本听不进去。

慕容淑然也不再多言,只是一双冷目盯着他。

眼神中的危险意味越发明显。

楚南天心里暗叹一声,嘴上答应道:“是!”

然后便躬身退了出去。

慕容淑然气色这才缓解了不少,生气地再次坐下。

一张脸冷若冰霜,使得大厅中的温度都降低了不少。

郁梦竹眼眶泛红,隐隐有泪光在其中打转。

可她硬是不让泪水流下,也气鼓鼓地将头转向一旁。

古色古香的大厅之中,陷入了冷寂。

风凌霄左看看,右看看。

等稍过了一会儿,觉得母女两个应该消气了一些。

他还是想将误会解开。

他再次上前一步,恭敬地向慕容淑然行了一礼。

“夫人,还请听晚辈解释。”

慕容淑然依然面无表情,单手放在桌上,没搭理风凌霄。

见此,风凌霄非但没觉得窘迫。

反而有些庆幸,她没直接将自己赶出去就是好的了。

只要能听自己讲,将误会解开就好了。

“夫人。我与郁梦竹乃是君子之交,并无半点含糊,夫人切莫误会。”

听他如此说,慕容淑然回过头来,冷面看向了他。

“哦?只是如此?”

“只是如此!”

慕容淑然:“好,既然是如此。那就更好办了。”

“我也不藏着掖着,就照直说了。”

“竹儿的身份想必你也知道了,我不想她受到所谓朋友的影响。”

“我并没有瞧不起你,事实就是有所区别。”

“你们的差距,太大了。”

“你没资格做她的朋友”

“很多东西,并不以个人的意志而改变。”

“很多人身上所肩负的重任,是无法逃避的,需要拼尽一切去守护。”

“竹儿的使命,任重而道远。修炼道途不可懈怠。”

“你和竹儿的身份差距太大,你们成为朋友,对你而言并不是一件好事。”

慕容淑然紧盯着风凌霄的双眼,一字一顿道:“你,明白我说的吗?”

风凌霄苦笑一声,“晚辈明白!”

“前辈的意思是说,我出身低微、身无靠山、实力低下。不配与郁梦竹做朋友。”

慕容淑然没接这话,算是默认了。

似是消气了不少,随后悠悠道:“说实话,在年轻人当中,你也只能算是不错而已。”

“无论是以前,还是当下,我见过太多惊才绝艳的人。”

“他们自出道起始,便如一颗颗耀眼的太阳一样,照射四面八方。”

“他们都比你更加优秀。可最后,他们大多数都陨落在了道途之中。”

慕容淑然站起身,边说着边往大厅门口走去。

从风凌霄身边走过,掀起一阵香风。

从阁楼之上,俯视着飞阁流丹四周的繁华景象。

慕容淑然接着道:“修炼道途,生死皆是常态。比你强的太多的人都难有成就。”

慕容淑然随后转身,十分平静地看着风凌霄,再无一丝怒容。

“你既无卓越的天赋、也没有强大的支撑。”

“你告诉我,你凭什么能有一番作为?”

“依我所见,你的实力微不足道。一个小小的意外、一次强者的出手,就能将你彻底抹杀。”

“所以,在你自身难保的情况下,你拿什么来保证你的未来?有什么底气能够有所作为?”

风凌霄听到慕容淑然的话。

沉默了。

他承认,她说得不错。

自己经历了最近的这些事情。

知道这点实力确实完全不够看,自保都很难。

可忽然,风凌霄笑了。

笑得很自然,很洒脱。

他也上前一步,走到慕容淑然的身旁,看向外面的世界。

昂首挺胸,直面相对。

心中没有丝毫气馁,反而升腾起一股豪情壮志。

“夫人说得不错!”

“一个人的成就确实会受到天赋、背景的影响。”

“但这些都只是一部分原因而已,绝对不是决定一个人造诣的全部。”

风凌霄转身面对慕容淑然,言语从容大方,没有丝毫怯懦,“可我相信自己。别人可以,我照样可以。别人不行,我未必就不行!”

“强大的力量,源于自身斗志。”

“即便是面对天地,也敢放手一搏!”

见风凌霄如此自信,浑身朝气蓬勃。

慕容淑然平静地看着他坚毅的面容。

看了好一会儿,随后嫣然一笑。

笑容中并未轻视,反而有一丝欣赏。

“好,说得好!”

“事实也确实是如此,许多大成之人,的确不是天赋异禀之辈。”

“修炼大道,万物角逐。”

“任何人都有机会,不到最后,皆未可知。”

慕容淑然踱步回身,典雅地坐回了主位。

此时,楚南天也重新回到了大厅之内。

“既然你如此自信,那我便给你一个机会。”

“就看你能不能把握得住。”

慕容淑然淡淡说道。

“不知夫人所说,是什么机会?”

“只要你现在,能拿出让我认可的实力出来。我便答应,以后你和郁梦竹之间的事情,我不再反对。”

“哪怕是你二人相互倾心、互有情愫,我也不再干涉!”

这话的意思就是,只要你有足够的本事,我就让女儿跟你好。

一听这话,郁梦竹顿时满脸通红,又羞又恼地喊了一声:“娘!!!”

刚才慕容淑然不许她乱来,她心生不满。

此刻慕容淑然竟然给了这样一个机会,还说得这么直白,郁梦竹反而羞恼。kuAiδugg

让慕容淑然认可的实力。

可到底什么样的实力才能得到她的认可?

解释权还是在她手上......

不过风凌霄并不怀疑夫人所说的话。

他对慕容淑然的人品还是很信任的。

虽然她将自己说得一无是处,也直言自己不算什么。

不相信自己能有什么成就。

可她说的全都是事实。

并没有故意的打压。

郁家的家主夫人,绝对有资格说这种话。

慕容淑然不认为风凌霄一个区区洞明境,真能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和力量。

之所以给他这样一个机会。

完全就是有点欣赏这小子那股年轻人的豪情壮志。

被感触到了,想到了年轻时期的郁天华。

另外就是,以此堵住郁梦竹的嘴,不许她胡闹。

不是娘以势压人,不讲道理。

娘给了他机会的。

可他不中用啊。

这可怪不了谁......

出乎意料的,风凌霄嘴角浮现笑容。

对慕容淑然的这个要求,他有绝对的信心。

一定会令她大吃一惊的。

推荐阅读:

全职法师:方舟核心,青梅丁雨眠 大雍第一地产商 海底珊瑚江上月 魔域九重天 唯我独法:我在都市修奥法 混迹华娱的我没有格局 全球危机:我在末世经营万能小店 风流村长真快活! 我陪阎王渡情劫 商户子(女尊) 被嫡姐逼着陪嫁后,她却做了太后 疫情宅在家,我带老祖宗刷视频! 心动主演 我有一个授徒模拟器 长生,从纳妾开始无敌 白队,徐教授对你图谋不轨 道士奇幻之路 风雪舟行 什么?我家弟子杀不尽? 我心声泄露他们发癫了 芙蓉帐暖,清冷小叔不经撩 原神:扮演女角色我火爆全网 崩铁:前世金闪闪的我被曝光了! 剑道独尊,每月可顿悟一次 反派:开局截胡女主,主角们崩了 界游记 秦阳 偷恋星星的月亮 被女帝师父嫌弃的我,已举世无敌 古玩之先声夺人 年代文白月光觉醒后[六零] 穷小子下山退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