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应下对赌!

慕容淑然漠然地端坐在主位上。

微微整理了一下华丽的衣裳。

再次恢复了雍容华贵的非凡气度。

她端起桌上美玉制作而成的茶盏。

捻起茶盖,轻轻抚了抚茶水。

将里面浸泡的灵茶树叶抚到一边。

慕容淑然不急不缓地品着茶。

神色淡定,充满平和的气质。

决难看出刚才还经历过一场大吵大闹......

闹起来凶,静下来也快。

母女嘛。

哪有什么深仇大恨。

无非都是些气话而已。

一杯灵茶喝完。

慕容淑然微抬起双眼,看了下面的风凌霄一眼。

见这小子傻愣愣地站在那里笑个不停。

她疑惑不解,不知他笑些什么东西。

自己出的题目说起来容易,实则难度极大吧。

她可是青州郁家的当家夫人!

郁家又是以做生意为主业。

各种天材地宝、无数稀世之珍。

什么玩意儿她没见过?

现在,要让风凌霄一个洞明境拿出让她感到惊艳的东西。

不管是什么东西。

物品也好,功法也行,能力亦可。

只要能让慕容淑然感到满意就行。

这就像是要求乞丐拿出一件价值连城的东西来。

好像有点太过强人所难了。

可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她干什么来了?

就是要让风凌霄知难而退。

不许他跟郁梦竹走得太近了。

自己的女儿怎么能跟这种无根之萍,丝毫看不见前途的小子过多来往。

万一有了什么过分的交集......

那可就悔之晚矣。

还是这小子身上的那股自信和不屈之意打动了她。

所以才愿意格外开恩。

给他一个不能完成的考验。

这样输了,脸面上也好看一些。

相互之间有个台阶下。

否则,她慕容淑然岂会如此好说话。

一个不足为道的小修士,何必多费口舌。

抬袖就能扫飞出去。

说到底,还是不能让郁梦竹太难看了。

毕竟这是她的朋友。

手段太过激烈,慕容淑然怕她心里产生芥蒂。

她有绝对的把握,这小子肯定完成不了自己的要求。

再说了,这题目也没什么标准答案。

答案全在自己一张嘴上。

让自己满意、认可的东西?

那不就是自己说了算吗?

我说满意就满意。

我说认可就是认可。

虽然慕容淑然心里并没有这种耍赖的想法。

生意人嘛。

还是要讲诚信的。

可不管怎么说。

结果就是她说了算。

见风凌霄站在那里傻呵呵地笑个不停,郁梦竹一阵气恼。

心里暗骂:风凌霄这臭狗贼,平日里能说会道。

耍赖撒泼更是家常便饭。

现在怎么不行了?

三言两语就被我娘给镇住了。

真是的,有什么好怕的。

那种无理的条件你也敢答应?

这不是输定了吗?

你自己几斤几两还掂量不清楚?

郁梦竹单手扶额,有些无语......

别人不清楚,她可是最明白不过了。

风凌霄这狗贼,除了修为弱不禁风。

身家更是一穷二白。

浑身上下都挤不出几个灵石。

想当初,在玄雾宗时。

两人暂时达成了约定。

自己做他名义上的婢女。

这家伙全部身家就只有几块下品灵石而已。

还厚着脸皮朝自己借灵石。

他身上的那几件灵器。

也都是自己送给他的。

玄阶极品的白龙亮银枪、清泉剑。

还有一本剑诀。

另外几件就是从林山府那里搞来的报酬。

全部身家,仅此而已。

试问,拿什么去给我的母亲大人看?

还得到她的认可。

我呸!

别说玄阶极品了,就是地阶极品。

我娘亲也不放在眼里啊。

更不要说让她感到满意和认可了。

万一被她知道,风凌霄几件能拿得出手的灵器。

还是自己送给他的。

那笑话就闹大了。

不光他颜面无存。

自己也得跟着受牵连,面上无光。

丢人啊!

郁梦竹气恼地跺了跺脚,有些泄气。

因为她知道,风凌霄输定了。

要是能拿出那种东西,他就不是风凌霄了。

关键是,这小子还站在那里傻呵呵的一直笑个不停。

郁梦竹看着都有些恼火。

等了半晌。

慕容淑然开口打断了他的傻笑。

“你到底能不能拿出让我看得上的东西?”

“罢了,罢了。”

“我也不为难你,你现在就可以走。”

“想要些什么找楚南天说就行,尽量满足你的要求。”

“但是,以往的事情,要一笔勾销!”

慕容淑然似乎是突然失去了兴趣。

不耐烦地摆了摆手,示意风凌霄直接走。

自己与一个小辈斤斤计较。

倒是显得有些失了身份。

送他一份机缘,也算是仁至义尽。

郁家的机缘,可是不能小觑的。

让风凌霄找楚南天开口。

要什么直接给。

这口气可是不小的。

别的不说,就这飞阁流丹。

里面就肯定少不了宝贝。

以其中最出名的丹药来说。

高级丹药就绝对不少。

六品玄丹不知道有没有。

但四品、五品的玄丹肯定是有的。

一枚五品丹药,价值可是极其不菲!

少说能让风凌霄少奋斗几十年。

丹药与修炼者境界一样,皆是十个等阶。

最下一二三品为灵丹,此称为灵丹三品。

中间四五六品为玄丹,称为玄丹三品。

最上七八九品为仙丹,称为仙丹三品。

但这,似乎并不是极限。

传说中,九品仙丹之上还有更高的等阶。

那便是十品神丹!

这玩意儿也只存在于传说之中。

真有没有,谁也不知道。

反正谁也没见过。

就当听个乐子就行了......

楚南天来到风凌霄旁边,往外轻轻伸手。

示意他跟着自己来。

要什么东西跟自己说。

只要不是很过分的,都可以满足他。

风凌霄此时才如梦初醒一般回过神来。

自己刚才一直在想,自己该怎么样拿出这件东西。

这东西的来历他并不清楚。

干什么用的不清楚。

有多大好处他也不清楚。

唯一能确定的是,此物来头不小,绝对干系重大。

自己应该表现得胸有成竹、知根知底才行。

不能让慕容淑然看出来,自己不清楚这东西的来历。

风凌霄虽然不懂做生意。

但他知道无商不奸。

自己一旦漏了怯,对方肯定会想办法打压价格。

做生意,最重要的就是察言观色。

切不可轻易露怯。

一旦暴露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哪怕只是一些细微的蛛丝马迹。

也会被对方抓住小辫子,落入下风。

麻烦的是,他怕慕容淑然也不认识这玩意儿的来历。

到时候要是让自己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结果自己也说不清白,那可就尴尬了。

风凌霄略加思索,计上心来。

所以才一直傻呵呵地发笑。

风凌霄朝慕容淑然行了一礼,问道:“不知夫人可说话算话?”

慕容淑然像是听到了笑话一样,扑哧一笑,“怎么?我身为生意遍布青州的郁家夫人,连这点信任都没有吗?”

“若是如此,那我看这飞阁流丹也是不要再开了的好。”

慕容淑然言语之中,充满自傲。

“行了,下去吧。”

“楚掌柜,既然他帮过竹儿。他要什么就给他什么,不要小气。”

“即便多要上几样也无妨。”

慕容淑然一边整理着上身衣裙,一边淡然吩咐道。

她以为风凌霄问的,是送他机缘之事还算不算数。

楚南天略微躬身,表示知道了。

这小子运气倒真是不错啊。

楚南天心里猜测,风凌霄待会儿会选什么东西呢?

他看这小子还是挺顺眼的。

万一选得不好,自己要不要提醒他一下?

“且慢!”

“夫人,你误会了!”

“我说的......不是这件事。”

风凌霄抬起手掌,大声喊停。

正在摆弄身上首饰的慕容淑然一下顿住。

不是这件事?

那就只能是——双方的对赌!

他的选择是:拿出让慕容淑然感到意外和认可的东西。

慕容淑然放下双手。

双眸再次认真地看向了笔直而立的风凌霄。

细细打量着他。

仿佛想将他看穿。

看看他是不是在故弄玄虚。

然而,厅堂中身形如枪的少年。

一身坦荡,并无半点胆虚。

这份磊落,让慕容淑然一时间也有些拿捏不准了。

这小子真有什么奇特之处?

我看走眼了?

随即她又坚决反对自己的这个想法。

因为实在不太可能。

“好,既然你选择与我对赌!”

“我说过的话依然作数,绝无半点虚假。”

慕容淑然坦然应声,颇有气度。

郁梦竹此时也有些好奇了。

她睁大一双水汪汪的眼睛。

盯着风凌霄不停地打量。

就她所了解。

风凌霄可不是一个冒失的人。

他是一个喜欢趋吉避凶的家伙。

无利不起早,贪财如命!

不过,该有勇气和担当的时候。

他也会很靠得住。

你永远可以相信他。

这也是郁梦竹最欣赏他的地方。

就他这个死都不吃亏,见钱眼红的家伙。

居然放弃了那么大的好处,选择与娘对赌?

莫非他真有什么特别的本事?

郁梦竹知道,风凌霄向来不轻易吃亏。

能赚一个灵石,绝对不赚半个。

他既然放弃大大的好处。

选择应下慕容淑然的要求。

那必然是有原因的。

而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有把握能赢慕容淑然。

郁梦竹竟然有些激动起来了。

心里隐隐充满了期待。

好似风凌霄真有什么特别的本事一样。

这就是她对风凌霄的信任。

“那晚辈就献丑了。”

“一点拙物,请夫人过眼!”

说罢,在大家目光的注视下。

风凌霄将手放在了储物袋上。

正当他要取出什么东西的时候。

众人忽有所感,皆是神色微变,齐齐向大厅外面看去。

在场中只有风凌霄的实力最低。

他没感应到什么。

但见到众人异样的反应,他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跟随大家的目光向外面看去。

推荐阅读:

宝可梦修改器 团宠九宝的锦鲤人生楼十三 求宠!虐完我疯批裴爷悔红了眼 我的美漫模拟人生 叶魂忘铭 藏起孕肚离婚,郁总全球疯找 完美世界:我石皇,子嗣无限强化 顾今歌沈亦君一颗茜子 农家小福宝,有田有空间 盗墓笔记:齐晋 佳妻如梦 大明之勋戚崛起 苏十一盈怀 秦向河胡椒不吃花 诸葛沄 超脱诸天之路 李毅唐雪 最强邪后狂天下 开局重瞳至尊骨,圣女给我做侍女秦千古秦凡 成为大清皇帝吧,崇祯!朱由检王承恩 一胎双宝:总裁爹地1V1 撩完就跑:清冷男神入我怀 夏目的喵口先生 总裁诱爱:女人,不准逃! 黄泉送葬 网游之毁天灭地 招鬼的包衣 大道之极 末世重生之妖孽 神奇的农庄 相爱不如相见 我有吞噬邪龙分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