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六章:怪异小孩

郁天华背负双手。

笑着朝郁梦竹说道:“竹儿,这枚玉石就由你来接过吧!”

郁梦竹闻言,有些气恼。

心里嘀咕,爹自己接过不就行了,干嘛还要我来拿,真是的。

可也不好反驳爹的话。

不情不愿地走到风凌霄面前。

气鼓鼓地一把从他手上将玉石扯了过去。

一点都不郑重。

好像就跟抢了个不值钱的馒头一样。

风凌霄显得有些尴尬,朝着郁梦竹咧嘴一笑。

郁梦竹则美目一瞪,柳眉微蹙,根本不理他。

拿了玉石就走到慕容淑然面前去了。

紧紧贴着她母亲,显得很是亲近。

那还有之前母女大战的样子。

郁天华取出一枚古色古香的令牌。

上面雕刻着一个‘郁’字。

他整理了一下着装。

笑容收敛,整个人变得肃穆起来。

随后郑重其事地抬起一只手。

手掌上面正是那枚令牌。

另一只手负在身后。

大声威严地宣布道:“我,郁天华!现在代表郁家,聘任风凌霄为郁家长老!”

“风凌霄在郁家任职长老之位,享受郁家长老待遇,并行使长老权限。”

“但同时也要履行长老义务,听从家主调遣,为家族做出相应的贡献。”

郁天华说完之后,双目凝视着风凌霄。

一股强大肃穆的威严笼罩整个大厅。

强者风范,一言一行,可影响周围一切气场。

“风凌霄,你可愿意接受郁家长老之位?”

风凌霄也整装肃容,上到前来。

先行了一礼,随后弯腰,双手向上呈起。

并大声回复道:“风凌霄,愿接受郁家长老之位。”

“享受郁家供奉,为郁家效命!”

郁天华露出笑意,“好!那么,从今日起,你便正式成为我郁家长老了!”

随后将手中那枚刻着‘郁’字的令牌放在了他的手心。

“这枚郁家令牌,只有长老才有资格拥有。”

“出示此令牌,便昭示着你郁家长老的身份。”

“除了以正身份之外,其中还有郁家蕴藏其中的三道手段,可保你三次。”

“开阳境以下,基本上无人能攻破其中手段!”

风凌霄闻言大喜。

这可是好东西啊。

岂不是多了三次保命的机会?

风凌霄赶忙谢了一声。

迫不及待地将令牌拿在手中,欣喜地翻来覆去的看。

令牌仿佛青铜铸造,颇为沉重。

但通体却是呈现着紫色。

令牌四周刻画着各种奇珍异宝,栩栩如生。

仔细查看,中间的‘郁’字仿佛在水波中一样,缓缓荡漾。

看起来神异非常,具有神韵。

风凌霄大喜过后,似是想起了什么。

笑容一收,走到郁天华旁边。

神秘兮兮的道:“郁家主,我之前可是玄雾宗的弟子,这其中......”

郁天华摆了摆手,“不打紧,这事儿我都知道。”

“只要你承认郁家长老的身份就行了,只要不做出有损家族的事情,那种宗门的身份我也不管。”

随后又叮嘱道:“这枚令牌需要你滴血认主,绑定你的神魂。”

“遇到致命危险时,可召唤它开启,为你挡下攻击。”

“但只能挡住开阳境以下的力量,一旦超越这个极限,它也保不住你。”

风凌霄连连点头。

自己还没那个能耐去惹开阳境的强者。

那种强者出手,多少个令牌都保不住他。

风凌霄便运功从指尖挤出一滴精血,滴在了令牌之上。

令牌顿时紫色光彩一闪。

随后风凌霄心里便多了一道感应,可随时召唤出令牌。

与此同时,远方郁家一处大殿之中。

大殿内点着一排排的魂灯。

在最下面那一排魂灯的尽头,‘呼’地一声燃起了一盏新的魂灯。

那是属于风凌霄的魂灯。

令牌吸收了风凌霄的神魂气息和精血。

将其生命气息传回了家族。

以便家族能够掌握他的生命状况。

“还有一件事。”郁天华补充道,“极上宗宝藏的事,这段时间恐怕会掀起一场风波。”

“所以你的身份必须保密,成为长老的事情也不能公开。”

“你的实力还是太过弱小了,我会为你安排秘地进行修炼,先行提升实力。”

“等宝藏之事办妥了,我会带你一起前去,让你先行挑选几样合适的好东西。”

郁天华拍了拍风凌霄的肩膀,高兴得哈哈大笑。

他也确实是开心。

不费一兵一卒,没花一个灵石,就得了这么大的好处。

外面各大势力争相抢夺的东西。

他跟捡的一样就搞到手了。

这便宜赚的,能不喜么。

至于风凌霄这小子。

他还是比较看好的。

能周旋于几个大势力之间而没被弄死,必然有其过人之处。

不能以目前的修为低下而瞧不起。

相反,他很看重有前途的年轻人,愿意给予资源培养。

他知道,风凌霄身上一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但他没有打探的想法。

修士,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机遇。

那是各自最大的隐秘,是绝对不能轻易示人的。

所以没必要探查到底。

这笔买卖,他只赚不亏。

而且还是大赚。

“多谢家主!”

风凌霄此时也才算是放下心来。

自从郁天华到来。

他的内心远不如表面上那般平静。

而是高度警惕。

因为郁天华太强大了。

他一直运转着丹田中的仙剑气息。

以便发现变故时能够做到雷霆出手。

他之前并没接触过郁天华。

不敢轻易相信。

在他拿出玉石的那一刻。

这件东西就注定了为郁家所有。

他是不可能再拿回来的。

不过这也无所谓,就像他说的。

他确实是准备将这件东西送给郁梦竹的。

他自己连这个东西是什么都不知道。

拿着也没用。

就算知道了,他也没能力去运作,取出宝藏。

这事儿还是得交给郁家这种有大实力的人去干。

他担心的就是,郁家杀人灭口。

或者贪得无厌,不想放过自己。

虽然这种可能性很低,但绝对不为零。

不能全靠与郁梦竹的那点交情支撑。

那点交情在这种利益面前。

重要性可能显得微乎其微。

因为现在当家做主、手握重权的是郁天华。

不是郁梦竹。

还好,双方达成了利益共识。

既有利益共识,又有信任存在。

这才是完美的结局。

“好了,此事就这样安排了,我和夫人要先行回府,准备处理此事。”

“风长老就暂且先留在这里吧。”

“楚掌柜安排一下,让风长老在这里也学习一下炼丹之道什么的。”

“需要的修炼资源,只管供取。”

“竹儿,你也与我回家。”

郁天华做出了最后定论。

随后环视所有人,严厉叮嘱道:“此事严格保密,不得透露丝毫风声。”

能出现在这里的,都是靠谱的自己人。

所有人都躬身行礼,“谨遵家主吩咐!”

“好了,走了。”

随后郁天华和慕容淑然带着郁梦竹走到大厅之外。

一步踏出,化为惊鸿,直飞高天而去。

眨眼间便消失不见。

这等凌空飞行的强大修为,让众人心驰神往。

就连楚南天也不例外。

他已到了半步开阳境。

可这最后半步,临门一脚,却是最难迈入。

临走之前,郁梦竹偷偷回首,朝风凌霄吐了一下舌头。

风凌霄冲她翻了翻白眼......

待他们走后。

风凌霄觍着脸来到楚南天旁边,笑嘻嘻道:“后面可要仰仗楚大哥喽!”

楚南天嘴角一抽,却也是不得不捏着鼻子应下。

内心还是有点愤愤不平。

自己拼命多年,居然跟这小子平级了。

妈妈的,这上哪儿说理去。

人比人,气死人。

劳苦多年,不如人家一次机缘。

真是没天理。

现在的称兄道弟。

可不是之前那般客气奉承了。

之前谁也当不得真。

现在嘛。

人家也是长老了,还真是兄弟伙儿了。

楚南天越想越气,一巴掌拍在风凌霄肩膀上。

“风老弟,还得是你啊。”

“啧啧啧,乘龙快婿,就是不一样。”httpδ:/www.youxs.org

这一巴掌势大力沉,将风凌霄拍得浑身骨头都咯吱直响。

风凌霄也知道这是楚南天在开玩笑。

便故作轻松,摊了摊手。

一副无奈模样说道,“没办法,谁叫我如此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卓尔不凡......”

“你这家伙,这脸皮,也难怪了。”

楚南天一脸无语。

直接背着手,也走出大厅去了。

风凌霄在后面追上来,“楚大哥,你还没安置一下呢。”

“家主可是说了,让你安排我学习一下炼丹之道。”

......

远离盘龙城的地方。

一座巨大高耸的山峰矗立,傲立群山之巅。

整座山峰蜿蜒曲折,犹如一条巨龙盘踞,气势巍峨。

在山峰龙头之处,便是龙牙宗的山门所在。

此刻,恢弘敞亮的龙牙宗大殿之中站有两人。

一人身形高大,肌肉发达,胡须和头发留得很长。

一副从没打理过的样子,须发皆张,尤为杂乱和肆意。

一股粗犷、豪放的气息迎面扑来。

此人正是龙牙宗的宗主——龙空!

只不过此时的龙空却并未露出那等豪放姿态。

在对面这个人面前,他稍显局促。

这个人,只有他的腿那么高。

比他矮了一半不止。

可气势,却比他还足。

这人胖胖嘟嘟的,一脸稚气。

完全就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模样。

这小孩子,冷漠而没有表情的脸上夹杂着一丝不悦。

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小孩子会露出的表情。

肥嘟嘟的双手艰难地背在背后。

一副老气横秋的架势。

可龙空却没觉得有丝毫不妥。

好似这样才是正常的。

堂堂龙牙宗宗主,一个粗野大汉。

对一个粉嘟嘟的小孩子恭恭敬敬。

这一大一小,显得十分怪异。

推荐阅读:

赵义赵高 四合院:众禽吸血,我吸众禽寿命剑心煮酒 快穿之boss请放过我 武道之大宗师 在仙侠世界打辅助 天谴 拍得很好,下次别拍了 韩娱之欢喜冤家 抗战:百倍返现:开局吊打特工队 [综武侠]她是白月光 诸天求生:我怎么来到狐狸窝了? 我逮捕了烂橘子 我不是钟馗 呢喃 乙女修罗场:反派万人迷拒绝撩人 一切从梦华录开始 总裁的危情游戏 弃妇的极致重生 情动乾坤 星空白骨道 光之国:我,赛罗,加入聊天群 火影之无人可挡 我真是个奶爸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悍女种田撩夫日常 临风逐世 陆先生的笑好甜 我穿越成了老年机 操控百万系统 赘婿为尊 穿越从僵尸先生开始 九秘胡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