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闻小谷的神秘来历

龙空向小孩拱了拱手,双眼希翼地看着他。

恭敬问道:“殷长老,此事可有结果?”

其语调声音一改往日的粗暴豪爽。

想故意说得温柔好听一些。

可结果恰恰相反。

一个粗糙的大老爷们儿,声音听起来娘们儿唧唧的。

很是反差,令人作呕。

小孩眉头一皱,不爽地斜睨了他一眼。

“你个废物,这么重要的事情都能办砸?”

“我现在很怀疑,龙牙宗交到你手里是不是一个正确的抉择。”

“真是没用的东西!”

小孩居然张口就是一阵乱骂和指责。

小嘴巴嗓音稚嫩。

说出的话却是摆出一副老资格的样子。

而神奇的是,堂堂龙牙宗的宗主。

面对谩骂却不敢反驳一言。

反而舔着脸,笑着迎合。

承认对方骂得对。

还低声下气地回了一句,“殷长老息怒。此事是龙空办事不力,以后定会自省改正。”

实则内心将少宗主蒋文风给骂了个狗血淋头。

他不敢骂这个小孩,只能拿蒋文风撒气。

他妈的蒋文风。

不中用的东西!

事情办砸了,丢了天大的好处不说。

还得老子来给你擦屁股,背这个锅。

请了太上长老出山,挨了这顿臭骂。

蒋文风,你给老子等着。

你他妈的,你这个少宗主也做到头了。

没错!眼前这个七八岁模样的小孩。

就是龙牙宗的太上长老!

龙牙宗的底蕴和最大支柱之一!

这小孩的真实年龄自然不可能是表面上这样小。

实际岁数估计有个好几百岁了。

其实是个小老头。

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

听传闻,有几种说法。

有的说是他修炼一种极为邪恶和霸道的功法。

受到反噬,把自己弄成了这般模样。

另一种说法是,他在一次重伤垂死之时。

迫于无奈,就地采摘,吃了一种不知名的高阶灵药。

结果虽然活下来了。

但永远变成了小孩子的身体,无法恢复。

还有传说是,他受到敌家的暗算。

对方将一股剧毒弄进了他体内。

剧毒本足以杀死他。

但此人颇有手段。

竟然想办法化解了毒药,活了下来。

不过还是受到了剧毒的影响,成了现在的样子。

算是剧毒的后遗症......

这些说法都只是在外面谣传。

具体是怎么回事,谁也不知道。

作为太上长老。

平日里一贯深居简出,静心修炼。

根本不问世事。

只有宗门出现大事,才能请得动他们。

属于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存在。

而变成这幅滑稽的样子。

也是这位殷长老的短处。

他自己不说,别人也没办法知道真实情况。

谁要是敢嚼他舌根。

被知道了,可就要被他好一顿折磨。

生不如死,遭老罪了。

龙空站着挨了一顿训。

可还是眼巴巴地望着他。

希望他能带来好消息。

龙空办事不力,害得自己出山。

小孩朝他撒了一顿气后,也懒得骂他了。

反正龙空也不敢顶嘴,骂也是骂之无味。

小孩随手一晃,从储物袋中掏出了个物件。

往龙空面前一丢。

东西顿时‘咕噜噜’地滚了过来。

龙空双眼一看,这是一颗头颅。

一颗男子的头颅。

头颅脖子处的伤口平滑整齐。

一看就是被利器以极快的速度瞬间斩下。

断口处的肉质和喉管清晰可见,都没有丝毫变形。

从头颅内部,还在往外渗出丝丝鲜血。

鲜血猩红生动,没有丝毫干涸的迹象。

这表面头颅是刚刚斩下,死的时间很近。

面容上的血迹将他的头发杂乱地糊在脸上。

从面容上可以判断出来。

这是一个年轻男子的头颅。

龙空看一眼就能推测到,这人是谁。

这就是之前从龙牙宗荒山包围圈中逃出的最强者。

当初事情遭受变故,玉石丢失。

他们便火速包围晃山数百里,搜查一切。

只要是配合龙牙宗搜查。

确认没有问题的人便放其离去。

可总有些人。

依仗着自己的身份。

或者是自身的实力。

亦或者是身上藏有隐秘。

不愿意接受龙牙宗的调查。

他们便会往包围圈外逃窜。

面对这种人。

龙牙宗的法旨只有一个。

那就是:杀无赦!

管你是谁,先杀了再说。

后事自有龙空处理。

也杀了不少人。

可总有几个漏网之鱼还是跑掉了。

面前这个头颅的主人。

还有风凌霄,都是逃脱者之一。

当把方圆数百里都掀了个底朝天。

居然没有发现玉石的踪迹。

他们便意识到。

应该是几个逃脱者将玉石带跑了。

只不过在他们的眼里。

风凌霄根本就微不足道,实力太过低微。

有些不太相信他能夺取到玉石。

但也没放弃追查。

只不过风凌霄逃脱的时间较早,不太好查了。

他们最大的怀疑对象就是面前这个头颅之人。

因为他足够强,有足够的实力做出这种事情。

龙空派出了一名实力强大的长老前去。

可居然依旧拿不下这个年轻人。

由此可见,此人实力绝非凡响。

龙空自身也是开阳境修为。

他若亲自出面,也能拿下。

但他作为宗主,要掌舵宗门。

处理的事情南辕北辙,时日又无法确定,无法兼顾。

外面的事情还是得派人出去办。

不得已之下,龙空只得请求太上长老出山,插手此事。

而面前这个小孩。

就是他请出山的太上长老。

实力还在龙空之上。

有这种人出手。

这男子再如何出色也难逃掌心。

“我已使用过搜魂之术了。”

“东西不在他身上,他甚至没见过那东西。”

小孩背负着肥嘟嘟的双手。

望着外面碧空如洗的广阔天空。

闻听此言,龙空心里一沉。

追问道:“此事居然不是他所为?那他拼了命的跑什么。”

“而且此人在青年一辈中如此脱颖而出,我不应该不认识的。”

“莫非是什么人的亲传弟子?从未在外界露过面?”

小孩突然转过头,目露森然冷意,死死盯着龙空。

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外貌粉嘟嘟的小孩。

居然能露出那种森冷的目光。https:/

如同野兽饿到极致,要吃人的目光。

随着这道森冷目光的出现。

大殿之中的温度都瞬间下降。

仿佛变成了寒冬之日。

龙空面对这道眼光,也是心底一颤。

急忙住了口,低下头,不敢与之对视。

小孩森然地盯着他,冰冷地说道:“这人根本就不是青州的人。”

“而是华州之人!”

“华州的人?”龙空一听,也感觉有些麻烦了。

此地分为三大州。

青州、华州、君州!

而青州是最为势弱的一个州。

其他两州的实力都要强上一些。

若惹了青州的人,杀他们几个弟子。

龙空根本不担心,付出点代价,交涉一番就能摆平。

若是杀了其他两个州的人。

别人若是兴师问罪......

怕是没那么轻易就过去了。

而且这名年轻人实力非凡。

怕也不是什么散修之辈。

惹了大麻烦了......

难怪殷长老生这么大的气。

龙空只觉嘴里苦涩无比。

殷长老不爽地回过头,再次看向了外面的天空。

语气平和了不少,“你可知此人来我青州意欲何为?”

龙空也压下心头杂乱。

略加思索后凝重答道:“想必,是为了无上洞府之事吧?”

“嗯,多半就是为此了。”

“他的事后面再说,先行打探他的身份。”

“妥善处理,付出点代价也没什么,不要把乱子搞大了。”

龙空点头称是。

“现在最主要的,还是极上宗宝藏地图的事情。”

“基本已经能确定,东西就是被几个逃脱的人给带走了。”

“而逃脱的人大部分都已拿下,老夫亲自进行了搜魂之术。”

“全都一无所获。”

“现在,还差一人没有落网。”

龙空有些不可思议的接话:“是那个洞明境的家伙?”

“不错,就是他!”

“与之有所接触的弟子。”

“曾玉堂、闻小谷、玄夜......”

“这些人我已单独调查过了。”

“他的逃脱纯属偶然,并非是有多大的本事。”

“可现在看来,东西多半还真就在他身上。”

“主要是闻小谷那丫头,将他给放走了!”

“气煞老夫!”

殷长老说着,稚气的脸上也忍不住有些恼火的神色。

“我已派人去调查了那小子的背景。”

“此子名叫风凌霄。”

“不久前才加入了玄雾宗,成为一个外门弟子。”

“为了执行宗门任务而出宗,但不知为何,完成任务后并未回到宗门,而是进入了荒山之地。”

“从荒山逃离后,看其方向应该是往盘龙城跑了。”

“可这一路上,居然就再也没有留下丝毫的蛛丝马迹,仿佛蒸发了一样。”

“此事透露着诡异。一定有其他势力插手其中。”

“搞不好就是玄雾宗在捣鬼!”

“现在事情闹开了,大家都开始把手伸进来了。”

“云波诡谲,风云再起啊!”

“你还是接着查这叫风凌霄的小子。”

“他是宝藏地图的最后一丝线索。”

“一旦发现踪迹,速速通知我。”

“老夫亲自出手,必须将他擒拿回来。”

龙空赶紧行礼,“谨遵长老法旨。”

殷长老转身要走。

龙空欲言又止地喊了一声:“长老。”

殷长老不耐烦地道:“还有何事?”

“依长老所见,这几个弟子的过失,该如何处置?”

殷长老顿时更加恼火和烦躁。

“你他妈的,这种事情还要问我?”

“你是宗主,还是我是宗主?”

“没用的东西!”

骂完,似是想到了什么。

烦躁道:“其他人你自己看着办!”

“就是闻小谷那丫头......你无权处置!”

龙空心头一凝。

他冒着挨骂的风险问话。

主要意图就是想探寻闻小谷的来历。

他知道闻小谷来历不凡。

但知晓的并不详细,只知道大有来头。

现在得到长老的确认,更加匪夷所思。

这丫头的来历远比自己想象中更大啊。

连殷长老都要忌惮三分!

惹了这么大的事。

把龙牙宗的天都捅破了一半。

居然还不能处理她。

推荐阅读:

重生之学霸有点甜 欢喜冤家,相公需调教 江羽 开局宇智波之我的外挂电量不足 先婚后爱:隐藏大佬别装了 重生之霖少夫人不好惹 我在东瀛捡废料 大明嫡长子 修仙:从灵农开始肝经验 天潢贵胄 港片:杀人加力量,我肉身成圣 尸生子,鬼抬棺 渣男逃婚,我当场改嫁了慕妘娍 超凡捉鬼兄弟 我也很想他 游戏王JDW 北荒之地 情难就,爱难缠 重生俏厨娘养成记 高达利剑下的悲伤 盛唐的生活 穿越异界邪帝 狂武斗尊 白夜行者何平饭店 柳依依起司甜饼 龙门至尊 清而不明 大明王 今天就是末日 华山掌门 NBA:我打球全靠莽 白四爷,夫人到处说你不做人花花大人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