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鬼雾降临!

距离仙陵江极远之处。

一座气势恢宏的宗门矗立。

占地面积极大,各种建筑林立。

虽然环境比起无痕宗是要差上一点。

但在青州来说,也算是个相当不错的地方了。

这个地方,风凌霄算是稍微熟悉一点。

因为这里就是他当初挤破了脑袋也想加入的地方——玄雾宗!

当初第一次被玄雾宗选中。

赐予了最后一个入宗名额。

本以为是改变人生道路的机会来了。

却不曾想被大有来历的范水给抢夺了过去。

若非一位长老出现。

阻止范水在大门处杀人。

风凌霄当场就会被范水给打死。

最后范水指示仆从,将风凌霄丢去了悬崖。

在落入悬崖,濒临死亡之时。

风凌霄的满腔不甘和愤怒直冲天际。

这股不甘之意引动了破空而来的仙剑碎片。

碎片选择了他,进入到他的身体。

这才让他逃过一劫。

而风凌霄修炼的第一个目标。

就是要弄死范水,一雪前耻。

这股仇恨一直埋藏在他内心里。

从未消散过。

可想要实现报仇之志并不容易。

因为范水不是普通人,其身份来历很大。

他的修为和天赋也不差。

就连玄雾宗的宗主严景耀都对他颇为照拂。

因为范水的父亲,也是一名开阳境的强者。

和严景耀有些交情的样子。

据传闻,范水他爹青年时期就不是凡俗之人。

能以一己之力,镇压群雄。

属于那一代年轻人中的佼佼者。

青州已经许多年没有过他的身影。

如今达到何等境界,谁也不知。

此刻,玄雾宗的宗门大殿内。

整齐地站着数人。

全部都是瑶光境后期或者巅峰。

这些人,都是玄雾宗的长老。

是宗门的中流砥柱。

在大殿最上方,坐着一名男子。

身着紫色长袍,身材俊朗,中年人模样。

身上充斥着上位者的气势。

一眼便令人生畏。

一名长老开口,讲述了打探回的情报。

其诉说内容大同小异。

都是将极上宗宝藏现世的消息说了出来。

严景耀一边听着,一边拿起茶盏。

喝着用灵药泡制而成的药茶。

“噗!”

突然,严景耀直接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他双目圆瞪,难以置信地望着下面告禀的长老。

身子微微前倾,直勾勾盯着那名长老。

不敢相信似的发问道:“你刚才说谁?那人是谁?”

长老硬着头皮,肯定地回答:“回禀宗主,那名取得玉石的洞明境少年乃是我玄雾宗的弟子!”

大殿之中瞬间陷入了寂静,落针可闻。

严景耀也保持着这个姿态,一动不动。

大家吃惊地望着说话的长老。

有些难以置信。

我们都才得到消息。

宗门弟子怎么掺和其中了。

“我玄雾宗的弟子?”

“我怎么不知道?我玄雾宗什么时候有这么优秀的弟子了?”

严景耀冷着脸朝着长老发问。

当然,这话没法接。

长老也是一脸尴尬神色。

只得拱了拱手,接着回禀情况。

“这名弟子,名叫风凌霄。”

“乃是上一次宗门广招弟子时入门的,入门后成为外门弟子。”

“安排在灵草园种植灵草,后接了宗门任务离开宗门。”

“按照时间推算,完成宗门任务后,他并未回到宗门,而是出现在了荒山之内。”

“他夺取了龙牙宗的玉石,最后在盘龙城内销声匿迹。”

“他的消失,必然是其他势力插手的结果。”

“目前,生死不明!”

严景耀听完长老的禀告,脸色难看至极。

“砰!”

怒气难以遏制,一巴掌猛地就拍在了桌子上。

茶杯被震起数丈之高。

茶水飞溅半空。

可受到严景耀修为气息的影响。

四处飞溅的茶水并未洒落地面。

而是凝聚在半空,流转不停。

最后化为一道水流,重新流回到了茶杯之内。

严景耀怒声呵斥:“什么外门弟子?啊?”

“那是我玄雾宗的亲传弟子!”

“以后要继承我玄雾宗衣钵传承的人!”

“要当做少宗主来培养的人!”

“懂不懂?懂不懂?”

看见宗主如此发怒,变脸程度比翻书还快。

众长老唯唯诺诺,皆行礼点头称是。

可心里却是不服的。

我们玄雾宗什么时候有了这样一个洞明境的亲传弟子?

还要当少宗主来培养......

我们这些长老怎么不知道。

这种想法肯定不能流露出来。

不然就准备迎接宗主的怒火吧。

人家是宗主,人家说有就是有。

还是老老实实听着就行了。

“去!立即向外发布消息。”

“就说风凌霄乃是我玄雾宗的亲传弟子。”

“许久之前就消失不见了,有人图谋不轨,将其掳走。”

“消失时间就定在他宗门任务外出之日。”

“谁若敢动他半根汗毛。”

“我玄雾宗誓不罢休!”

“立即去办!”

一名长老急忙称是。

退出大殿办理此事。

受到这消息的冲击,严景耀发了一通火,也做出了安排。

现在心情平复了不少。

重新坐回椅子上。

沉思片刻后,缓缓说道:“这风凌霄是我玄雾宗的弟子,这一点肯定是瞒不住的。”

“事到如今,我们只能力保他,尽量把责任往外推,撇清我们跟那宝藏的关系。”

“不过......他若真能为宗门带回这枚玉石。”

“那便是我玄雾宗的大功臣,宗门是绝对不会亏待他的。”

“但如今的形式,也由不得我们了。”

“既然他是我宗弟子,恐怕外面所有人都会认为是我们截获了那枚玉石。”

“背后真正得利的人却隐藏不出,让我们去顶雷。”

“他妈的,让老子背黑锅!”

“好算计,好算计啊。”

“奶奶的,可别让我知道你是谁!”

严景耀气得满脸通红,胡须都上下飘飞起来。

好处被别人拿了。

自己毛都没捞着,却要帮他们顶包。

还不知道对方是谁。

关键是,弟子还真是自己宗门的。

解释也解释不清。

没人会信。

这换谁不憋屈?不窝囊?

“还有,去把之前负责招收弟子的人唤来。”

“我要问问那风凌霄是什么情况。”

立马就有长老去办。

未过多时,带着数人走进大殿内。

一名宗门管事。

一名执事长老。

还有两个一胖一瘦的弟子。

这两个弟子正是王言和尚荣。

他们两个心里可苦了。

当初风凌霄屁股一拍就跑了。

留了一大堆麻烦事给他们。

三天两头有人找他们歪。

都快有心里阴影了。

他们两个对当初的誓言追悔莫及。

什么同甘共苦,只是说说而已啊。

别来真的啊......

四个人唯唯诺诺地站在大殿之中。

都不敢抬眼上看。

他们还是第一次踏进这宗门的主事大殿。

也是第一次面对宗主。

宗主对他们来说,乃是北斗之尊。

根本无缘一见。

主事大殿也是宗门尊崇之地,不是谁都有资格进来的。

他们平日里见到个执事长老都得点头哈腰,行晚辈之礼,尽情讨好。

那有资格见到高高在上的宗主啊。

可现在见到了。

他们不但没有一丝一毫的激动。

反而心惊胆颤,惶惶不安。

浑身都有些抑制不住的瑟瑟发抖。

实在是压力太大了。

这大殿之中的气氛,太过凝重。

压得他们直不起腰来。

全他妈是强者。

在他们面前,自己等人就如同蝼蚁一般。

岂能不诚惶诚恐?

“你们几人就是与风凌霄相识之人?”

严景耀皱着眉头发问。

“噗通!噗通!”

话刚出口,几人哗啦啦全都跪下了。

仿佛犯了什么罪弥天大罪一样。

严景耀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满面不悦之色。

这叫什么事儿。

一点骨气都没有。

这种人出了门,岂不是丢了宗门的脸?

丢宗门的脸,不就是丢他这个宗主的脸?

不过他现在也懒得计较这个。

“我问你们,当初是谁给风凌霄做的入门测验?”

那名管事心里一慌,颤颤巍巍地回道:“回......回禀宗主,是......属下。”

“详细道来。”

“是......是,那风凌霄当初测验的时候,惊现上...上...品灵根,属下便立即通知了刘长老。”

管事说完,看向了旁边的那名执事长老。

执事长老倒是显得镇定一些,没有那般不堪。

毕竟也是瑶光境初期了,不至于此。

“回禀宗主,当初是属下负责弟子分配之事。”

“那风凌霄既然身具上品灵根。”

“属下便直接给予了他外门弟子的身份。”

“刚好灵草园有空缺,便让他前去负责了。”

严景耀皱着眉头,点了点头。

又问了问胖子尚荣和王言几句话。

对当初的事情有了些了解。

但都没听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这风凌霄好像也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弟子而已,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就是颇为好色。

刚入宗门就买了个十分有姿色的婢女在身边伺候......

严景耀听完后摆了摆手,让他们离去。

他们几个这幅窝囊样子。

实在不想多看。

看了就心烦。

本来就够烦的了......

几人如蒙大赦,慌慌张张地鱼贯而出。

一出大殿,几人都差点虚脱得倒在地上。

浑身软弱无力。

汗水把全身都给浸透。

就差吓尿了。

几人擦着额头不断冒出的冷汗。

心里却在疯狂问候风凌霄。

你妈的,该死不死的家伙。

跟你认识一面,命都差点玩掉了。

认识你,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不过这话可不敢说出来。

心里骂骂,痛快一下就得了。

这家伙都被宗主给关注到了。

不管好坏,都不是他们能够非议的。

敢乱说话,搞不好真会丢命的。

......

数日之前。

就在风凌霄将玉石交于郁天华之后。

暗夜降临。

盘龙城,公仪府!

一道强大如天威般的气息降临此处。

骇人的威压笼罩整个公仪府。

以强势无匹的姿态降临。

盘膝打坐的公仪正雄最先感应到。

猛然睁开双眼,浮现震惊的神色。

就当他准备站身而起,有所动作的时候。

一道淡漠地声音回荡在他耳中。

“动,就死!”

话语简洁,并未掺杂什么手段。

只是简单的陈述和通知而已。

可公仪正雄的身形却听话的戛然而止。

果真不敢再动一下。

他内心的惊异和恐惧翻江倒海。

感知着这股威压的力量。

他丝毫不怀疑那冷漠话语中的真实性。

自己动,可能真就会立马死!

因为他还感受到。

在自己站起身时。

一道肉眼无法看见,只能模糊察觉到的异样笼罩在自己身上。

好像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对方给盯着一样。

完全被对方给看穿了。

令人如芒在背。

这说明来者乃是开阳境的强者!

这种人,想要杀自己。

恐怕不需要费太大的力气。

最令他恐惧的是,这人已经进到了府邸之内。

此人视公仪府的防护阵法如同无物!

这已经超越他太多了。

他根本没有抵御的能力。

现在,连抵抗的心思也生不出来了。

完全被震惊和害怕所替代。筷書閣

正当公仪正雄站立难安,内心惶恐之时。

脑海中再次响起了那淡漠的声音。

“将府中所有人都集结起来,不得遗漏。”

“特别是,在大门处见过楚南天等人的也召集起来,不得遗漏。”

公仪正雄闻言心头一颤。

已经猜到了什么。

但身上不敢有丝毫迟疑,急忙称是。

很快,整个府邸之中的人全部都集中在了府中大院内。

一共数百人,全部安静站立在大院中。

公仪正雄也在此列,站在最前方。

此时的他,再无一丝雄赳赳气昂昂的气势。

在他旁边,乃是他的儿子公仪柏武。

再随后便是公仪婉柔。

再往后就是供奉长老钟阳华。

钟阳华后面则按照实力强弱,依次而立。

除了公仪正雄外,其他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的实力根本察觉不到什么。

通知他们来此的是公仪正雄。

语气极为严厉,仿佛发生了什么大事。

众人到来之后。

却发现公仪正雄和他们站在一起。

而没有去正前方的主位。

这个现象让众人心里充满各种猜测。

暗夜天幕之下,数百人安静站立。

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待所有人都到齐之后。

在众人正前方,一团黑雾凭空出现。

黑雾刚出现时只是一丝。

来回缭绕间便迅速扩大。

而且更加漆黑浓厚。

变换间、也如同行走一样。

向众人飘荡而来。

黑雾接近和缭绕的速度很快。

眨眼间就成了一大团。

随后化作人形大小,逐渐变化出四肢。

最后成为了一个人的模样。

从黑雾中凭空显现的人。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他。

可此人就跟黑雾一样,整体呈现漆黑之色。

除了黑,没有其他任何颜色。

看不见脸庞、看不见五官、也看不见着装。

只是一团雾,化作人形而已的样子。

随着他的出现。

此地蓦然变得阴沉起来。

本就是月黑风高的晚上,又发生这种诡异的现象。

这妖异而森冷的一幕惊骇众人。

众人只觉如坠冰窖,浑身冰寒。

心底的恐惧难以遏制的疯狂滋生。

黑影出现后,雾状的头颅微微转动了一下。

好似看了看众人。

想要确认一般再次问询公仪正雄:“都到齐了?”

公仪正雄全身都是冷汗,顺着脸颊和后背流淌。

听到问话,急忙弯腰回答:“回禀前辈,已按照您的指示,所有人都到齐了!”

黑影沙哑地再次问道:“见过他们的,有人外出吗?”

“没有,全都在此!”

黑影再次提到这个事项。

公仪正雄心里已经明白了他为什么而来。

心里的悔意如醋海一样汹涌。

悔不当初,自己不该贪图那少年身上的隐秘。

因为自己的贪婪,惹来了如此强者。

此刻!

自己和儿子的命,皆悬一线。

捏在前面这个鬼雾内的人手中。

推荐阅读:

仲夏夜的格桑梅朵 去他妈的爱情 机战:全金属风暴 快穿之每世一个职业 碳基实验 首辅娇娘 举头三尺有亡夫 周卫民易中海许七月 相公罩我去宅斗 我真的是渣受[快穿] 我只想继承家产不想恋爱 末世僵尸:新时代的神明 清末争霸:我真不是军阀 江鹿韩九洲冬雪喑哑 从红楼开始的诸天之旅 曹操荀彧坚韧青铜 开学军训,三个校花给我送水 赘婿当家 职场擒爱记 木叶之暗流 重生之一世风云 容少他又无理取闹了 戌狗圣徒 握乾掌坤 浪迹那些年 最强万界宗主 阴师人生 首辅家的小悍妻 长生,从旁门修士开始 林清榆陆勋 连城璧 九秘胡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