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我是来接你出去的

密室的大门被缓缓打开。

刺目的光芒从天而降,自外朝内照射进来。

在明媚的光芒中,一道倩影款款行来。

她发鬓高梳,显得端庄大气。

将发分股,结鬟于顶,使其自然垂下。

并束结肖尾,垂于肩上。

是极为雅致、好看的飞仙鬓。

鬓发上还穿插着一只洁白如玉,梅花形状的玉簪。

两侧还佩戴着金玉制作而成的步摇,下面挂着流苏。

玉簪最顶端垂着两只小小的坠子。

走起路来,一摇一晃,煞是好看。

身上穿着刺绣妆花裙,显得雅观却不落俗。

窈窕的身姿缓步走动,裙摆来回摇曳。

充满了女子神辉似的韵味。

风凌霄就那样蹲在地上。

手里还捏着熟睡的、毛茸茸的云露。

两眼出神地盯着朝自己行来的女子。

一时间,竟然看得有些呆住了。

直至女子走到了他的面前。

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风凌霄微微张着嘴,出神地盯着她看。

见他这样一瞬不瞬地望着自己。

女子心里倒是显得颇为高兴,有着一丝窃喜。

但表面上,却是显得有些冰冷。

精致的脸庞不苟言笑。

似是对他这副邋遢的样子有些嫌弃。

女子柳眉微蹙,有些不悦。

冷声道:“好看吗?”

风凌霄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随即立马反应过来。

正要站起身来,嘴里想说些什么。

可话还未曾说出口,一抹口水顺着嘴角流淌而下。

口水还拉着长丝,垂着涎。

就像是几岁小孩流口水一样。

风凌霄急忙抬手就擦,拿手背摸了摸嘴巴。

然后又将擦了口水的手反过来擦在身上。

这下意识的动作,又惹得女子一脸嫌弃。

这种事情,修士自然也能用灵力和修为来控制。

但没有刻意为之的时候,依然表现得跟凡夫俗子没什么区别。

自知有些丢人,风凌霄嘿嘿一笑。

脸不红心不跳。

对他这副厚脸皮,女子倒是见识过多次了。

对此也毫不意外。

“你怎么来了?”

风凌霄希翼地问道。

来此的女子,正是郁梦竹。

郁梦竹撇了他一眼,淡然道:“我怎么不能来?”

郁梦竹鲜艳夺目,如同富家千金小姐一样。

风凌霄浑身脏兮兮,就跟路边乞丐差不多。

而实际上的身份差距,也就是这样。

若不是结束了鞭子的压迫式修炼,风凌霄此刻多半还是赤身裸体的状态。

那要是郁梦竹突然进来,可就尴尬了。

风凌霄脑子里如是想着,脸不自然地红了起来。

这点细微的变化,刚好被直视他的郁梦竹给看见。

见他痴痴地愣了一下,然后脸就突然红了。

一看就知道脑子里没想什么好事!

郁梦竹瞬间有些气恼,脸色微微一沉。

一股磅礴修为之力从她苗条的身躯上爆发而出。

厚重的压迫感直接朝着风凌霄的身体镇压而下。

风凌霄身上的压力陡然增大。

将他的身体都压得摇晃了几下。

他想不明白,郁梦竹这又是怎么了?

怎么才刚见面,话没说几句,就又要收拾自己。

这女人,变脸真是比翻书还快。

郁梦竹眼神中明显出现了意外的神色。

在自己这股修为的压制之下,风凌霄居然没被直接压倒?

还是直挺挺地站着,完全能够承受。

看起来还游刃有余的样子。

仅凭这个状态,郁梦竹就能看出他这段时间是有了不小的进步的。

现在,郁梦竹倒是想知道风凌霄到底达到什么层次了。

想罢,修为再次激发。

她亭亭玉立的身躯内,传出的威压再次提升。

风凌霄身上猛然一沉。

风凌霄感觉,自己身上就像是背了一座山一样沉重。

骨头发出了被重力所压的‘嘎吱’之声。

他的额头开始沁出密密麻麻的汗珠。

看起来有些吃力了。

但风凌霄挺拔的身躯,依然昂然而立,丝毫没有弯折。

见他这么硬骨头。

郁梦竹也逐渐加大修为的压迫。

风凌霄明显承受着极大的压力。

但他就是硬抗着,绝对不允许自己被压趴下。

郁梦竹见差不多了。

猛的一下将修为收敛回来。

压力突然的消失,令风凌霄浑身一松。

整个身体都往上蹦了一下。

他是真不知道又怎么得罪这位姑奶奶了。

一见面就让自己好看。

以前刚认识的时候,她身受重伤。

后来又迫于形势自封了修为。

那时候自己还能占占她的便宜。

可当她修为恢复之后,超过自己不知多少。

自然也就不是她的对手了。

她这一手压迫,未必没有想报以前被欺负之仇的心思。

风凌霄现在的能力,远比之前强大了很多。

郁梦竹通过刚才的试探,已经了解到了这一点。

风凌霄的进步之快,让她也有些讶然。

见风凌霄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自己。

郁梦竹冷着脸,淡淡解释道:“只是测试一下你,看看修炼有没有偷懒。”

噢,原来如此!

风凌霄还以为她是想报复前仇呢。

原来是自己想多了。

“嘿嘿嘿,不知郁小姐对结果可还满意?”

风凌霄嬉皮笑脸地问着。

“哼!”郁梦竹斜眼冷睨,毫不留情地打击道:“还差得远呢。”

“连我的气息威压都承受不住,还好意思问?”

“真是不以为耻。”

风凌霄确实不以为耻。

“嘁~”

“谁能跟你比啊?”

“你可是郁府的千金大小姐,我咋比啊?”

他风凌霄泥腿子一个,出身寒微。

在凡俗之中摸爬滚打才有幸进入修炼一途。

怎么可能比得上出生在修行大世家的郁梦竹。

风凌霄的以前,吃不饱穿不暖,连生存都成问题。

郁梦竹从小锦衣玉食,各种修炼资源和功法,都是上上之乘。

差一点都不行,必须力求完美。

不过,出身寒微并不是什么需要自卑的事情。

这只不过是条件使然罢了。

贫寒的境地和经历,自然能够成就非同一般的坚韧意志和信念。

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

内心的磨炼,品性的考验。

这些才是最重要的。

这也是修士在修炼道途上能否有所成就的最大原因之一。

自身心境远比富贵出身、丰富资源来得更加重要。

许多修为大成之人,也出身贫寒。

照样能够成就不凡之躯,以自身修为顶天立地。

郁梦竹不理他,抬眼四望,打量着密室里面的环境。

看着里面杂乱的打斗痕迹。

她能看出,这是风凌霄在里面修炼造成的。

显然,他修为进步如此之快也不是凭空得来。

“你还没说你干嘛来了呢。”

风凌霄追问道。

“自然是专门找你来了。”郁梦竹自顾自地打量,头也不回地说道。

“找我?”风凌霄指着自己的鼻子,“找我干嘛?”

“呵,你现在可是整个青州的大人物了,外界可都传颂着你的传说。”

“相比之下,你的名气现在可比我大多了。”

“我以后都还得仰仗着你了。”

郁梦竹难得轻轻笑了起来,打趣着风凌霄。

“嘁!什么狗屁传说。”

“我看是臭名昭著才对,那些家伙还传颂我?”

“是巴不得把我找出来,弄死我吧?”

“唉,我现在可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咯。”

风凌霄叹了一口气,直接往地上一坐。

还真有几分憋屈味道。

像只老鼠一样,只能躲在阴暗的地方。

根本就见不得人。

郁梦竹靠近了一些,看着他的脸问他,“知道我干嘛来了吗?”

风凌霄看着郁梦竹洁白无瑕的面容。

有些大无语地说道:“我刚才不是问你了吗?你也没说啊。”

“我就是来带你出去的。”

风凌霄闻言一愣,随后马上摇头。

将头摇得飞快,跟个拨浪鼓一样。

“不去!不去!不去!”

“打死我都不会出去的。”

风凌霄一副泼皮无赖的模样。

似乎是要赖在这里不走了。

开什么玩笑,刚才还说呢。

他的名字在外面都传飞了。

无数人都在找他,想从他身上搜出玉石的下落。

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把他给淹死了。

不对!

是强者的一口唾沫就能把他给弄死。

这个时候出去?

开什么玩笑啊。

那跟找死有什么区别?

见他这副怂包样子,郁梦竹开怀一笑。

“我没跟你开玩笑,真是来接你出去的。”

“大姐,你可别吓唬我。”

“你老实说,是不是我把玉石给了你们郁家。”

“你们现在想卸磨杀驴?”

“反正好处到手了,然后将我推出去挡刀?”

见风凌霄这样说,郁梦竹气恼不已。

指着他大骂,“你个怂货!你些什么呢?”

“我郁家是那种人吗?”

“哼!我看像。而且说不定就是!”风凌霄也把头偏向一边。

郁梦竹不耐烦了,素手一挥,“你少跟我废话。”

“我说带你走就要带你走。”

“我只是通知你,没在征询你的意见。”

风凌霄也大声嚷嚷,“我说不走就是不走,除非把我项上人头拿出去。”

遇到他这个无赖,郁梦竹也是单手扶额,头疼不已。

总不能真用强势手段将他叉出去吧?

那还真不行,他现在可是正儿八经的郁家长老。

出去之后还要面对许多大人物的。

那样子到时候还怎么见人?

岂不是把郁家的脸都丢光了。

到时候说不定这小子还得怎么闹腾呢。

郁梦竹也只得耐着性子给他解释了。

推荐阅读:

半岛的冬天不太冷 洁癖重症患者 木小姐捉妖不作妖 盖世武神 舞仙玲珑大人 诸天最强APP 重生2010:我垄断了全球经济李睿孙楚涵 这个导演不当人 我的爱,顾先生 梁霄三九音域 星火 书穿 重生之我是神之乌兹后传诸神黄昏 死亡秘咒 神级黄金眼 气炸李世民,长孙皇后怀我孩子了两点人 别惹草包3公主:未来召唤师 高手下山:绝色总裁送上门 我们的青春不加糖 四合院:治理众禽,从签到开始 凤颜薄命 王的一等狂妻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毒武风云 我成了赛亚人 异界水果大亨 云天帝 寒门狂婿 役兽行 病态掠夺 东方幸运星 蛊真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