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有人保你!

“我爹代表着郁家,亲自聘任你为郁家长老!”

“这说明郁家已经接受了你,这绝对不是开玩笑。”

“长老之位,那会随随便便就给人。”

“这是已经将你当做了自己人,我们岂会害你不成?”

“哼,说不准!”风凌霄气鼓鼓地反驳。

完全就是有些不信任她的意思。

当然这是气话,故意撩拨郁梦竹的。

他若是不信任郁梦竹,也就不会千里迢迢专门跑来找她了。

“你......!”郁梦竹确实气到了,伸出手指怒指着他。

论耍泼打浑、唇枪舌战,她那里是风凌霄的对手。

多半都是落入下风。

只有受气、憋屈的份儿。

她咬牙切齿一番,还是压下火气,“宝藏之地就要开启了,我真是来带你出去的。”

“开启了?楚南天那老混蛋不是说三个月后吗?”

“现在才过两个月啊。”

郁梦竹解释道:“第一是家族已经找到了宝藏之地。”

“第二就是与其他势力已经基本谈妥了条件,要准备去开启宝藏了。”

“所以事不宜迟,迟则生变。”

“尽早去将宝藏弄到手才是最稳妥的,免得惹来更多人的觊觎。”

风凌霄一听就不乐意了。

刷地一下猛然站起,大声嚷道:“和其他势力谈好了条件?谈什么条件?”

“当然是瓜分宝藏的条件。”

风凌霄急了,“瓜分?瓜分个屁啊?!”

“我拼了老命才从他们手里抢过来的东西,你们又拿去跟他们瓜分?”

“逗我玩呢?啊?”

风凌霄气得胸口疼、脑袋疼、浑身都疼......

郁梦竹无奈解释道:“你以为我们不想独吞啊?”

“谁愿意把好东西分给别人。”

“关键是,我们一家根本就吃不下。”

“宝藏的消息传得满天飞,瞒得过别人,还能瞒过那几家宗门吗?”

“他们都知道了,不分他们一杯羹,他们岂能让我们如偿所愿的取得宝物?”

“到时候肯定会插手捣乱的。”

“面对他们数家齐手施压,我们郁家也顶不住啊。”

“到时候,谁也好过不了。能不能取得宝物还真不好说。”

“战乱和纷争是绝对不能挑起来的。”

“面对那么多家势力,硬要用武力解决的话,打起来我们也占不到便宜。”

“虽然我们家也不怕他们......”

“如此,便只能和他们谈条件,相互达成协议。”

“我们吃大头,他们吃小头。”

“这样才能双方互赢,利益最大化,安全最保障。”

郁梦竹白了他一眼,“你懂不懂啊?啥东西都只知道往自己肚子里吞,小心撑死。”

见风凌霄一副痛心疾首,想要开口无病呻吟的样子。

郁梦竹赶忙打断他,不让他说话。

“你可别不知好歹啊。”

“你现在的臭名声遍布天下,可谓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外面想弄死你的人不计其数,光是一个龙牙宗,就将你恨之入骨。”

“既然你把东西给了郁家,现在又是郁家的长老。”

“郁家当然不会丢下你不管。”

“所以,在和其他势力商谈时的第一项条件就是,要保证你的安全。”

风凌霄一听这话,顿时回光返照,又来了精神。

心里总算好受一点了。

两眼充满喜悦和期待,腆着脸确认似地问道:“真的吗?”

郁梦竹翻了个白眼,“当然是真的,你以为我们郁家是什么人。”

“那可是以诚信为本,商业遍布青州的商贾巨商,岂能言而无信?”

风凌霄连连点头,伸出大拇指,“对对对,你说的对!”

“不过......”郁梦竹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可别告诉我还有什么附加条件。”

风凌霄心里的喜悦立马冷却了下来。

心里警惕大涨,狐疑地看着郁梦竹。

“倒也不算是什么附加条件。”

“你的事情,各大宗门只保证开阳境之上的人不会参与,至于开阳境以下嘛......”

“没有约束,可以对你出手!”

郁梦竹看着风凌霄,认真地说道。

“啥?”风凌霄闻言大惊失色。

“开阳境以下都能对我出手???”

风凌霄一蹦八丈高,拿着颤颤发抖的手指指着郁梦竹。

大声质问道:“这就是你们保证的安全?”

他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之前黑袍女子和左绍元的疯狂对决。

还有那阴险无比,就知道偷袭的透明人。

再就是野心巨大,颇有胆略的公仪正雄。

这些家伙都是瑶光境巅峰的强者。

他们也算是开阳境以下。

他们哪一个不是伸伸手指就能把自己按死的人物啊。

这样的人出手,自己还有活路?

收拾自己还需要开阳境出手吗?

真是的!

也太瞧得起我了吧。

“这狗屁条约,有个毛用啊。”

风凌霄慌得要死,脑袋上都冒出冷汗了。

郁梦竹雅观的柳眉一皱。

不爽的一巴掌将他指着自己的手指打开。

恨铁不成钢地训斥道:“你慌什么啊,瞧你这点出息。”

“想弄死你,那不也得看看我们郁家答不答应?”

“只要开阳境不出手,我们还能保不住你?”

风凌霄做着怪脸,脑袋往后一缩。

疑心的说着:“真的假的?那你们是不是会派一个瑶光境巅峰最强的人给我做保镖?也就是护道者。”

“哼,你想得倒挺美。”

“你是谁啊?还值得请那样的人给你当专门保镖?”

“你出得起那个价钱吗?”

“还护道,你有个屁的道可以护。”

“我都没那个待遇。我爹说了,年轻人就得经历风雨。”

“躲避在家族的羽翼之下,就算成长起来了,也只是草包一个!”

郁梦竹两眼一翻,毫不留情地打击着他。

风凌霄顿时哭丧着脸,号丧一样叫嚷着,“忘恩负义啊!忘恩负义!”

“把玉石给了你们,你们就这样对待我,不管我的死活了。”

“要是玉石还在我手里,你们肯定不是这个态度!”

“那时候估计得喊我爷爷,跪下求着我,伺候着我。”

“那会像现在这样,弃之如敝屐。”

郁梦竹一听这话,满头黑线。

裙摆一晃,一闪身就来到风凌霄的旁边。

伸出手就揪住了风凌霄的一只耳朵。

毫不留情地使劲儿一扭。

耳朵都快被扭成了麻花一样。

郁梦竹恶狠狠道:“你说谁喊你爷爷?谁跪下来求你?”

“哎呦!哎呦!轻点!轻点!”

风凌霄两手捂着被揪的耳朵。

整个人都快被提起来了。

奈何修为差距大得很,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

完全挣脱不开。

耳朵被揪得通红。

这才赶紧服软,“错了!错了!我说错了。”

“我说的是龙牙宗,龙牙宗得管我叫爷爷,求我把玉石还给他们。”

“哼!”

郁梦竹一副这还差不多的样子。

玉指一松,放开了风凌霄的耳朵。

“少搁这儿得了便宜还卖乖啊。”

“玉石在你手里,你以为是什么好事?”

“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还跪下来求你?你想得倒挺美。”

“别说什么酷刑、搜魂了。”

“人家就威胁砍你手脚、废你修为、将你丢进蛇坑、蚁洞。”

“这些你能抗住几个?还能由着你不说?”

“就你那点出息,还能拿你没办法啊?”

“我估计你都撑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就招了。”

郁梦竹一阵气恼地数落。

就差骂他不中用,是个软骨头了。

风凌霄一听这话就怂了,闷着头不顶嘴了。

好像自己还真顶不住啊。

被丢进蛇窝?

想想就全身发麻。

心里却是腹诽不已,人人都道最毒妇人心。

果然没错!

这丫头看起来是好看,纯粹的大美人。

可心里,却是比蛇蝎还毒啊。

什么折磨人的鬼办法都知道......

郁梦竹见他服软不吭声了,也懒得骂他。

只是接着说道:“你也不必太过担忧,倒也不是什么人都巴望着弄死你,还是有人愿意保你的。”

“还有人保我?”

“不就你们郁家吗?”

风凌霄疑惑不解。

“除了郁家,还有其他人。”

“这个人这次也来了。”

“人家可是放出了狠话,要坚决保你的。”

“谁敢动你,他就跟谁急。”

“而且这人的身份可不一般。”

“他说的话,在青州还是有相当分量的,没几个人敢不给面子!”

“嗯?”风凌霄受宠若惊。

同时也是一头雾水。

低头来回踱步,冥思苦想。

可想了半天。

还是没想起来自己啥时候认识这么凶猛的人啊。

自己要是有这种靠山,那他妈还用得着过得这么悲催?

早就起飞了好吧。

当富家阔少、纨绔子弟、混世魔王、花花公子......

那个不行?

那个不爽?

风凌霄皱着眉头,将信将疑地问道:“这人到底谁啊?会不会搞错了?”

郁梦竹轻笑一下,“错不了,等去了,你就知道了。”

“我的姑奶奶,你可别卖关子了,赶紧告诉我得了。”

“现在我这心里是七上八下的,像猫抓一样难受。”

“我真不认识这种狠人啊。”

见他这幅猴急模样,郁梦竹也不准备逗他了。

推荐阅读:

镇仙 跨界巨星 常升 斗罗大陆之科学至上 尸道天下 开局女帝硬上弓,我的修炼之路赢麻了箫筑影 探秘者 重回宿敌黑化时 校院青春录 我从神话中走来[快穿] 韩少独宠,女主她全糖不加冰 玄天征途 牧神记 米花町一般路过光之战士 我在万界当大佬 都市之天降神壕 离婚后孕吐,总裁前夫追疯了 直播算命小阎王在线教你做人戚檀 桃源绝世医神 末日灯塔 重生之极品召唤师 一剑通玄 蘸点单纯酱 王与妖妻 穿成小奶团后,用三年高考五年模拟教爹考科举 种田经商,开间香铺红红火火 斩上邪录 我把力量加到爆炸,我就是神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居然还有彩虹六号 帝三国时代 挡箭牌转正后他成了妻奴 人在吞噬,靠吃怪兽升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