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大不了,人死鸟朝天!

即便郁梦竹恢复冷傲的样子,听到这个问题,还是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风凌霄怎么感觉......好像在她的眼神中看出了幸灾乐祸的意思?

郁梦竹倒也没有卖关子,好整以暇地说道:“第二个参与的,自然是你‘尊敬’的师门,玄雾宗了。”

风凌霄忍不住有些汗颜。

自己入宗根本就没多久,连宗内大部分地方都没去过就跑了出来。

而且还违背宗门旨意,将郁梦竹偷偷的带了出来。

这......实在难以说是自己‘尊敬’的师门啊。

说白了,他只是宗门一个最为普通的,刚入门的外门弟子而已。

身份很低。

对宗门没什么贡献,也自然没感受过宗门的培养和关照。

再加上入宗时日过于短暂,对宗门根本就没什么归属感。

郁梦竹说严景耀发话了。

亲口宣扬他是玄雾宗的亲传弟子,谁若敢对他不利,玄雾宗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但其中缘由,各自都心知肚明。

无非是因为玉石罢了。

而不是他风凌霄个人。

说穿了,也就是利益而已。

虽然就是这么现实,但这也很正常,世事常态就是如此。

风凌霄从小在世俗中摸爬滚打,早就见惯了人性,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换做他来当这个宗主,可能也会这样做。

他只是觉得有点不知如何面对。

感觉有些尴尬。

他便问道:“那......这次严宗主也来了?”

郁梦竹点了点头,“那是自然。连花倩薇都亲自来了,让别人来他也放心不下。”

“本来实力就低一些,若再加上身份不对等的话,争取的时候就容易吃亏。”

“宝藏虽说传得神乎其神,但事情还并没达到各大宗门掌舵人亲自会面的层次。”

“可花倩薇的参与,就让事情的重要程度提升了一个档次,达到了这种水平。”

“这种人物,牵一发而动全身。”

“无数双眼睛都在观察着他们的动向,有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被他们给放大。”

“想要插宝藏一手的各大宗门,也就自然而然地提高了对待。”

“他们心里都有猜忌。花倩薇多年未曾现身,即便外界流传着各种流言蜚语,无痕宗也未曾发话澄清过。”

“但这次,为了这个宝藏,她竟然亲自出面了!谁还敢随意对待?”

“无痕宗作为最有实力的宗门,各种隐秘消息也必然知晓得更多。”

“大家都认为还是低估了宝藏当中所蕴藏的东西。”

“连花倩薇都感兴趣,说不定其中会有什么惊人之物的存在。”

“所以大家原本的炽热之心也就更加火热了。”

“不过,也正是因为花倩薇的介入,极大地限制了能参与的势力数量。”

风凌霄若有所思的点头,这一点他明白。

便接话道:“大家都想插手其中,希望能够分一杯羹。”

“但能插手其中的人,又不想更多人的加入!”

“加入的人越多,好处也就划分成了更多份。”

“避免分好处的人太多,影响了自身的利益。”

“所以花倩薇的出现,刷掉了一些不够资格参与的势力。”

郁梦竹点头认可,“所以,这次能有资格参与瓜分宝藏的势力,无一不是在青州有着一定权威和实力的存在。”

“皆是顶尖的势力,有着各自强大的底蕴和影响力!”

两人慢慢踱步,并不着急。

风凌霄摸着下巴思索,“你们郁家,再加上青州第一第二的宗门,除此之外还有谁?”

郁梦竹又用那种莫名意味的眼神看着风凌霄。

看得他浑身发痒。

“你是不是把谁给忘了?”

风凌霄皱着眉头思索,“青州第三势力?是谁?”

郁梦竹解释道:“只有第一无痕宗、第二玄雾宗!没有公认的第三。”

“剩下的按照实力划分,都算做是一流、二流、三流势力。”

“那还有谁呢?”

风凌霄冥思苦想。

随后恍然大悟一般。

突然‘噢!’了一声。

伸出手指,脱口而出道:“龙牙宗!”

郁梦竹嘴角的笑意更甚。

风凌霄则相反,猜出这个答案。

他的脸色顿时变得跟个苦瓜一样,拧巴在了一起。

显得十分纠结又痛苦。

玉石本来就是龙牙宗的。

人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动用不少资源和心思才悄悄谋划到手的东西。

临门一脚的关键时刻,却被风凌霄给意外截胡了。

风凌霄也算是走了泼天大运。

如此一来,可就坏了龙牙宗天大的好事。

一个小小的洞明境修士,竟然将大名鼎鼎的一流势力——龙牙宗给截胡了!

关键是,龙牙宗倾巢而出,封山数百里,疯狂搜寻也没把人给捉出来。

让一个洞明境,抢了东西还从眼皮子底下跑了。

可谓是将龙牙宗狠狠的戏耍了一番。

响亮的耳光抽在了龙空的脸上。

打得他是怒气冲天,气得浑身发抖。

可还偏偏找不到人家。

只能在大殿中朝着一群长老和弟子愤恨大叫:“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啊!”

这件事情,现在已经闹得沸沸扬扬。

几乎无人不知的无人不晓。

大部分人都是没资格觊觎这东西的。

但这不妨碍他们关心和议论。

一时间,龙牙宗成了所有人闲暇时的讨论对象。

龙牙宗这个一流宗门,成了青州的笑柄。

丢了东西,也失了面子。

龙空可谓是气的发狂。

多次在修炼时刻,突然就想起此事,随后猛然睁开双眼,生生掐断了修炼。

最近一段时间,他都不敢修炼了。

生怕哪天修炼的时候被此事扰得走火入魔。

有不少同级之人见到了龙空,必先拿此事出来先说道一通,润润嗓子。

龙空也只得额头青筋直跳,强压内心憋屈。

龙空和整个龙牙宗也是将风凌霄恨之入骨了。

他们现在巴不得将风凌霄从地下揪出来。

碎尸万段,挫骨扬灰都难以消除他们的心头之恨。

若非郁家及时出手,他早就被人家给逮住了。

焉有命在?

按照实力划分,可能不会有龙牙宗。

但这玩意儿原本就是人家的。

现在却被大家拿出来分配。

龙牙宗的意见可想而知的大。

若还不加上他们,也分他们一份的话。

人家怕是要狗急跳墙,鱼死网破也要闹上一番。

为了照顾龙牙宗的情绪,自然算他们一份。

这些事情,风凌霄当然也知道。

所以,想起龙牙宗也要来。

自己马上还得去见他们,面对人家的宗主。

他心里也忍不住有些发怵。

艰难地咽了咽口水,喉结干涩地上下滚动了一下。

“那个......那个......我能不能不去啊?”

风凌霄嘴里发苦,结结巴巴地朝郁梦竹问道。

不自觉间,两脚也如灌了铅一样,重若千钧。

磨磨蹭蹭,根本走不动。

郁梦竹的嘴角越发上扬,笑意满盈起来。

明亮的双眼弯成了月牙状。

好看的微笑面容中,却流露出一股危险气息。

有点皮笑肉不笑的意思。

郁梦竹就这样笑着弯腰俯身,面庞靠近风凌霄的脸。

风凌霄如遇蛇蝎,往后弯腰,生怕郁梦竹接近自己。

他感受到了大大的危险,极为不妙啊。

郁梦竹却越发靠近。

风凌霄弯着腰往后退多少,她就往前凑多少。

风凌霄终究是退无可退。

郁梦竹还是凑上了前来,似笑非笑地面对面看着他。

两人的脸离得极近。

郁梦竹身上仿若幽兰般的香气迎面扑来。

红润的嘴唇近在咫尺。

口鼻之间吐出的微弱气息吹拂在风凌霄的脸上。

使得他清晰地感受到了什么叫气若幽兰。

可现在,他心里一点暧昧的意思都没有。

全他妈是心慌!

慌得要死。

郁梦竹生气,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但郁梦竹现在这幅样子,他可太熟悉了。

绝对没好事啊。

必然是要坑自己。

郁梦竹的脸靠近着他,两只大眼睛扑簌簌地眨了几下。

充满了挑逗之意。

然后轻言细语道:“你猜,为什么我要来接你?”

风凌霄脸色一垮,如丧考妣。

他听明白了。

她来接自己,就是怕自己跑啊。

可他不打算放弃,哭丧着脸,弱弱地申辩道:“我去了,龙牙宗的宗主肯定见面就是一刀把我给劈了!”

郁梦竹直起腰来,柔软的两手一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那我可管不着,反正又不是打我,和我没关系。”

风凌霄悲愤地看着郁梦竹,故意凄惨大叫:“好一个忘恩负义的家伙!”

然后猛地一甩袖子,做出悲壮之色,“竖子!不足与谋!”

这番表演,惹得郁梦竹破功了。

忍不住弯腰哈哈大笑起来。

头上的玉钗和流苏都剧烈地晃动着。

显得非常开怀,高兴至极。

随后,风凌霄也一同哈哈大笑起来。

两人刚才只是在做戏,相互打闹罢了。

其实郁梦竹在过来之前,就已经反复向她爹郁天华确认过了风凌霄的安全问题。

郁梦竹头一两次慌慌忙忙地找郁天华,问询风凌霄安危的时候,郁天华倒也没觉得什么,只当她是拿风凌霄当朋友了。

对朋友、又是家族长老和同龄人的风凌霄感到担忧。

这很正常。

可问的次数显然有些多了。

那女子眉宇间的深深担忧令郁天华看出了些许的不正常。

纵然他不怎么关注这些事情,此刻也看出了端倪。

郁天华没答话,转头,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这个宝贝女儿。

郁梦竹脸上一红,再也不问就直接跑开了。

郁天华看着女儿逃也似的身影。

心中猜测似乎更加确认了。

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跑掉之后的郁梦竹,心里如小鹿乱撞一样。

‘咚咚’直跳,显得很是慌乱。

没过多久,家里一名丫鬟带来了父亲的话。

原话是:一定会保证风凌霄的安危,绝对不会有事!

听到这话,郁梦竹对风凌霄的担忧算是彻底放下了。

可心里又对父亲看自己的样子慌了起来......

风凌霄当然是很信任郁梦竹和郁家的。

所以也并没有太过担心自己的安危。

宝藏就在眼前,一步之遥。

是身死道消还是飞黄腾达,就看这一步了。

反正事已至此,退也没得退。

怎么也是要搏上一搏的。

大不了人死鸟朝天!

推荐阅读:

从主播到影帝 道断修罗 藏起孕肚离婚,郁总全球疯找 重生之劲敌 龙神决 花千翡楚无殇 恶魔巫师的诸天之旅 从真结婚假离婚到假结婚真离婚 剑仙大人重生日常 那些突然穿越的朋友 玩BJD娃娃的我成为了世界级大师 女帝陛下,请自重 狩魔猎人与武僧的奇妙之旅 全民:我的技能全是被动!秦夜 豪门:契约小新娘 超级毕业生 考神 上门狂婿 最佳废婿 问尘记 斗罗之黑塔 网游之牛战 我真是个奶爸 重生之毁灭系统 武南魂师 逆剑成天 盛宠邪魅皇子妃 精灵宝可梦现世之梦 七界武皇 克妻王爷就宠我 禁忌客栈 最强爆装系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