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世外高人-雪婆婆

风凌霄:“你还记得之前的山洞地宫吧?”

郁梦竹点头,“当然记得,这也没过去多久。”

风凌霄:“那地宫水晶棺中的女子不是赠送了我一颗蛋么。”

说到这里,郁梦竹也猜到了。

惊异地看着云露,“这小家伙是那个蛋孵出来的?”

风凌霄:“没错!我说你们两个怎么第一次见面就如此亲近呢。”

“原来是因为在地宫里面,它还是个蛋的时候,你们就已经接触过了!”

“虽然它那时候还只是个蛋,并未出世。”

“但作为不俗的妖兽,也是对外界有着模糊感应的。”

“那种潜移默化到心灵的感应,会产生一种熟悉感。”

郁梦竹听完更加惊喜了。

原来这可爱的小家伙就是那个蛋啊!

宠溺地将云露贴在脸上,来回亲亲。

看得风凌霄是心痒难忍。

只能干瞅着咽唾沫。

不由得摇头轻叹:唉~活得不如一只妖兽。

就这样,两人一兽走出了这处院落。

出口就在飞阁流丹的内部。

郁梦竹抱着云露,就像抱着一只小猫咪一样。

她在前面带着路,说道:“走吧,我们直接使用传送阵过去。”

风凌霄左右张望一阵,“不用跟楚掌柜打个招呼?”

郁梦竹:“不用,这边的事情他也得到通知了。”

“他很忙,就没必要去打扰了。”

风凌霄点头,“好吧。”

便跟着郁梦竹,穿过古木建造的长廊。

来到一处颇为隐秘的房屋。

房屋所处的地方有些偏僻,占地面积也不大,看起来就像是一处农家村舍一样。

屋舍外面长着两排颇为高壮的树木,笔直参天。

周围各种绿油油的藤蔓缠绕在树干之上。

通往房屋的道路上,落叶缤纷。

各色的落叶在地面铺上了厚厚的一层。

看起来少有人踏足此地的样子。

这幅山野光景并不显得脏乱。

而是彰显出一种极为自然的意境。

风凌霄惊奇地四处观望。

实在难以想象这飞阁流丹内部还有这等风景。

在外面是绝对看不出丝毫迹象的。

飞阁流丹地处繁华闹市。

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而这座院落,紧邻车水马龙的街道。

却常年无人踏足,宛如深山老林一般。

超然于凡尘俗世一样。

风凌霄心中想到了一句话。

那就是:大隐隐于市!

还未踏足其中,他就感受到了这地方的非同凡响!

跟随郁梦竹,走上通往院落的悠然小径。

当脚踩下的时候,地面上的落叶往下沉了数寸。

干枝枯叶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

伴随着有节奏的声音,两人走到了屋舍前。

郁梦竹一手抱着云露,一手抚摸着它的后背。

一阵地左顾右看,并未发现人影。

“雪婆婆!雪婆婆!”

郁梦竹提高声音,在屋舍前呼喊。

“谁啊?”一道苍老的声音回应。

接着‘嘎吱’一声,屋舍的木门被打开。

一名老妪从中走了出来。

老妪一头银发,梳得整整齐齐。

并用一支木簪将其束缚。

身上穿着简单的女式长衣,整整洁洁。

衣服虽然简单,但非常干净。

很多地方都被洗得褪色发白了。

老妪皮肤显得有些苍老,眼角有了不少的皱纹。

看起来六七十岁的样子。

眼睛却显得炯炯有神,一点也不老眼昏花。

若在凡俗之中,这一定是一位身体健康的老妇人。

但风凌霄知道,这老婆婆肯定不像表面上这么简单。

年龄也肯定不像看起来的岁数。

具体多少岁了根本就无法从肉眼判断出来。

老妪推开了门,往外第一眼就看见了郁梦竹。

两眼顿时一亮,欣喜浮现,“哎呀,原来是丫头来了。”

老妪显得十分高兴,笑起来很是慈眉善目。

“雪婆婆~”郁梦竹拖着长音,撒娇似的喊了一声。

踩着小碎步走到老妪面前。

“哎哎哎!”雪婆婆连忙答应。

心里开心得不得了。

郁梦竹在她心中,也是可爱极了。

就像郁梦竹对待云露一样。

一颗心都快要融化了。

老婆婆抬起手,慈爱地摸着郁梦竹的头。

“丫头都长这么高啦!婆婆可是很久没见到你了。”

“现在都比婆婆还要高了,都要摸不着脑袋了。”

“还记得,以前才婆婆腰这么高呢。”

“那时候,可调皮了,每天翻上翻下的......”

雪婆婆唠叨着郁梦竹小时候的往事,脸上浮现追忆的神色。

郁梦竹听了噘起嘴,“婆婆你不让人来打扰你嘛,我也没办法来见你啊。”

雪婆婆故意拉着脸,“我那是说他们!那群没良心的东西,我看见就烦。”

“可不包含你啊。你可是婆婆的心头肉,理当多来看看婆婆才是。”

“知道了,婆婆~”郁梦竹乖乖答应。

“说吧,这次过来是有什么事啊?”

“我老婆子可不会自以为是,认为你是专门来看我的。”

郁梦竹‘嘿嘿’笑了笑,拉着雪婆婆的袖子晃荡着。

“最近家族中会发生些事情,父亲让我给您带来一封信,具体情况,想必信中都有交代。”

郁梦竹说着,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封纸质的书信。

雪婆婆抬手接过,看了一眼封面,并未急着打开。

风凌霄感到奇怪,他们这等实力的强者,完全可以通过传音符来交流。

为什么还需要用纸质信件?

但他也只是心中疑惑,并未开口询问。

“除此之外,我们想通过您这里的传送阵回到家族。”

郁梦竹说着,向风凌霄也抬手示意了一下。

雪婆婆此时才将目光放在了风凌霄的身上。

她的眼中之前只有郁梦竹,完全没有注意风凌霄。

见老婆婆目光看来,风凌霄赶紧弯腰,恭敬行礼。

并且随着郁梦竹的叫法:“晚辈风凌霄,见过雪婆婆!”

“嗯!”雪婆婆应了一声便收回目光。

“既然要用传送阵,就随我来吧。”

说罢,雪婆婆向屋内走去。

风凌霄和郁梦竹跟随其后。

走进屋舍,来到一处敞亮的房间中。

房间并不大,其中空无一物。

只有地面上凿刻着一个圆形的凹槽。

凹槽之内有着各种繁杂的纹路。

纹路相互连接,各不一样。

有的犹如花茎、有的犹如器物......

风凌霄看了一眼,认出这就是阵法!

因为当初和郁梦竹从玄雾宗出来时就是通过阵法进行传送的。

当然,这两个阵法刻画的纹路并不相同。

但大致模样是差不多的。

看起来,这个房间中的阵法似乎比玄雾宗那个要更加精致、细腻一些。

“婆婆,那我们走了啊!”

郁梦竹拉着雪婆婆的手,说着离别。

雪婆婆慈祥微笑,拍了拍郁梦竹的手背。

叮嘱道:“走吧,出门在外,自己要小心一些。”

郁梦竹认真点了点头。

便带着风凌霄走进地上的阵法中心。

雪婆婆抬袖一挥,飞出数枚灵石,准确无误地安插进了阵法边缘的凹槽之中。

顿时,灵石中的灵力将阵法激发起来。

灵石的光亮如同流水一样,点亮阵法的各个凹槽和纹路。

整个阵法顿时光彩四溢,流转不停。

接下来,只需要雪婆婆启动阵法,便能将二人传送离开。

可站在阵法外的雪婆婆迟迟未曾动手。

有些踌躇,欲言又止的样子。

郁梦竹见状掩嘴一笑,有些忍俊不禁。

雪婆婆知道她在笑些什么。

顿时羞恼地瞪了郁梦竹一眼。

郁梦竹调皮地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婆婆是不是想问些什么呀?”

雪婆婆拉着脸,面无表情道:“胡说些什么?”

郁梦竹顿时笑得更加开心了,“婆婆,你应该知道的。只有方爷爷才会用纸给你写信吧?”

雪婆婆听见这话,仿佛是确定了心中想法。

双目顿时更加明亮了一下,有些激动。

虽然她很想忍住高兴和笑意。

很想做出面无表情的样子。火山文学

以维持自己婆婆身份的稳重。

但嘴角还是不由自主地微微露出了浅笑。

使人一眼就能看出她的高兴。

可她嘴上却是不服输。

不屑地‘哼’了一声。

“谁要管那个老不死的?”

“可别在我面前提他,听见他就烦得很!”

见雪婆婆如此嘴硬,就是死不承认。

郁梦竹顿时笑得直不起腰来。

被孙女儿这样子笑,雪婆婆脸上有些挂不住的红了。

恼羞成怒似的立马掐诀,启动了阵法。

房间中的阵法顿时光芒大作,化作一道光柱直通天际。

周围的天地灵气也被阵法所吸引,纷纷涌入。

用作启动阵法,充当能源的灵石,其中灵力被瞬间抽空,变成了暗淡的灰白色。

当光柱连通天际时,郁梦竹和风凌霄的身影也逐渐模糊。

最终消失在了原地。

将二人传送离开后,光柱也开始渐渐平息消散。

这番动静相当剧烈,声势浩荡。

可从屋舍外面,察觉不到丝毫端倪。

不管是肉眼所看,还是灵力打探。

都无法感受到任何波动。

由此可见,这间类似农家屋舍的房子,绝对不简单。

阵法波动逐渐平稳,光芒渐渐消散。

阵法凹槽中灵力被抽干的灵石化作灰尘,飘散一空。

站在阵法外面的雪婆婆手拿信件,却是一脸的复杂神色。

看着手中信纸,百感交集的心情,翻江倒海一般涌来。

推荐阅读:

八零娇软肥妻,撩疯竹马军少 重生小娇妻又美又飒 人类败北前如何自救[星际] 七零之家里有矿男人很野生活很甜 那抹月光 长生万古:从狱卒开始长生不死砖头闲聊 好评返仙 口袋之最强饲育家 最强邪后狂天下 鬼歌记 漫游在诸天影视世界 成为皇帝从赘婿开始 我的钓鱼游戏同步了现实 太清玄微气 我在魂系文字游戏无限进化 封神世界危机 韩娱之制作人大亨 血弓 食神 神秘酷宝乔安沐 在诡异游戏里不按套路出牌 悍将 万代家族 骠骑天下 名门挚爱 会魔法的骑士 达令来自八年后 万仙之徒 我在古代靠抄家发家致富 重生无敌主播 风燎九霄 剑侠奇缘之尘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