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各大宗主,初次见面

郁梦竹严肃说道:“那便走吧,不要耽误了正事。”

风凌霄点了点头,与小月跟随在郁梦竹的身后。

三人快步前行,从郁府之中穿插而过。

没过多久,便来到了一座极大的大殿前。

风凌霄抬眼一看,大殿建造得巍峨高大。

矗立在府邸中央,令人望之无不仰视。

外观雄伟壮大,有着气吞山河之气魄。

三人拾阶而上,朝大殿入口走去。

一路上,台阶两侧皆站着家族守卫。

这些人都是属于郁家的修士。

一个个站得笔直,精神百倍。

见到郁梦竹到来纷纷行礼,尊称一声:“小姐!”

就连这座大殿的地面,都是使用一种价值不菲的奇特玉石所铺设。

这种玉石坚硬无比,但表面光滑细腻。

最重要的是好看!

通体呈现白色,在太阳的照射下,无尽光芒,尽显璀璨。

来到大殿前。

宽广的大门敞开着。

从中传出响亮而开怀的谈论声。

郁梦竹在前,风凌霄和小月落后一步跟随。

三人一同踏进大殿之内。

此刻,大殿中的欢声笑语顿时停了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进来的三名年轻人。

而目光最主要的,是集中在风凌霄和郁梦竹的身上。

风凌霄身形笔直如枪,充满青年人的朝气。

他先快速环视了一圈,将大殿内的情形扫入眼中。

只见最上方的主位上,正坐着郁家家主郁天华!

而在下方,分成左右两侧的客席。

一共有三人落座,但他都没见过。

左侧最上方,也是最靠近郁天华的位置。

一名妖艳女子优雅盘膝而坐。

只是一眼,他便被这女人的绝美姿色所吸引。

肤如凝脂、朱唇皓齿。

修长身姿穿着艳丽的服装。

不但没有丝毫的夸张之感。

反而觉得极为合适。

她的存在,令整个大殿都变得明亮起来。

这名女子,正用着如同秋水般的明眸看着走进来的他们。

似乎是极为新奇的打量着。

眼眸之中,并无强者的威仪。

而是像一个懵懂的花季少女一样。

在她的身后,还站着一名女子。

看起来像是属下一样。

这女人就显得比较冷傲了。

风凌霄仅仅只是扫视了那妖艳女子一眼,便心中触动。

因为她的美貌实在太过惊艳。

自己还从未见过这样漂亮的女人。

难以自持地就会被她的美貌和气质所吸引。

自己移开的目光都有些艰难。

目光扫视时,和这女子的眼神有了短暂的对视。

他发现这女子的眼眸清澈无比。

好似一清如水的样子。

风凌霄心中猜测,想必这位就是青州第一宗门。

无痕宗的宗主——花倩薇!

传说中当年的第一仙子!

这个说法虽然只是流传而已。

但盛名之下无虚士。

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这等美貌,绝非寻常。

艰难的目光移开,看向了花倩薇下侧的一位。

此人是一名身材高大的壮汉。

头发和胡须都很长。

而且没有精心打理,显得有些杂乱。

穿着也并不像其他人那样讲究。

只是粗麻布衣往身上一裹。

显露出一股粗犷之意。

他和花倩薇相邻而坐,显得极为反差。

一个仿若是仙宫之上的仙子。

一个则像是干苦力的粗糙大汉一样。

风凌霄可不傻,他非常清楚人不可貌相这一说法。

而且此人能和花倩薇平起平坐,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风凌霄看向这名壮汉的时候。

他的目光也刚好紧紧盯着风凌霄。

浓眉大眼之中,深沉的神色丝毫不加以掩饰。

即便他没有释放任何修为。

但作为强者,浑身自然而然的充满了威慑和气势。

风凌霄看见了他的双眼、他的目光。

顿时身体微微颤了颤,整个人如坠冰窟。

一股极度的冰冷从心底滋生出来。

使得全身都仿佛失去了温度。

感受不到血液的流动、心跳的存在。

马上就要死了,要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这种感觉和想法突然浮现。

令风凌霄头皮猛地一炸,极度的危机感出现心头。

这种濒临死亡的感觉令他汗毛倒竖,惊恐不已。

他毫不怀疑,此人若是愿意,只需要一个眼神便能杀了自己。

壮汉毫不在意地转过头,将凝视的目光移开。

风凌霄整个人这才恢复了过来。

激烈的冷汗顺着皮肤流淌直下。

他的脸色有点难看,但依然在尽力保持着正常。

可怕的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

壮汉并没有使用什么修为技法来攻击他。

只是充满冷意的看了他一眼,心中杀意浮现,便将他置于此种境界。

这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

初次见面,便对自己有着如此强烈的杀机和不满。

此人的身份呼之欲出。

他就是龙牙宗的宗主——龙空!

难怪他对风凌霄没有好脸色。

宝藏本来是他龙牙宗独享的。

就是因为这小子,却被拿来和众人瓜分。

搅了他的大事,害得他被宗中太上长老骂得个狗血淋头。

不管是利益还是面子,都损失惨重。

全他妈怪这小子搅局!

他能有好脸色才怪了。

没当场将风凌霄一巴掌捏死,都算他有涵养。

他倒也想这样做。

早就想得不行。

龙牙宗一直都在四处搜寻他的下落。

只是一直找不到而已。

现在,风凌霄有了靠山。

他也就无法下手了。

但心中的愤恨,可是丝毫没有减弱的,反而与日俱增。

他能来这大殿议事。

说明与几个势力之间达成了基本的默契。

事已至此,他也无力回天,只能选择接受。

面对其他几家的压力,他不接受也不行。

既然注定无法独享,那便分一杯羹。

龙空真是不想再看风凌霄这小子第二眼。

每看一眼,心里的怒火都升腾一分。

他真怕自己忍不了,一巴掌拍死了这小子。

这样可就坏事了。

他已经在极力忍耐自己的怒气。

实在没想到,他居然会对一个小小的洞明境修士。

一个他仅凭眼神就能杀死的小修士如此愤恨。

风凌霄被他这一眼吓得够呛。

也记下了这一茬。

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心里放下狠话:老东西,给我等着。

目光接着看向右侧。

右侧首位坐着一名身材俊朗的中年男子。

身着紫袍,盘膝而坐。

此人眉宇间透露着威严。

散发着上位者的气息。

这最后一人,不用想。

自然就是玄雾宗的宗主——严景耀!

见风凌霄看过来,严景耀露出了笑容。

用好奇地目光打量着自己这个从未见过的宗门弟子。

笑容和煦,宛如长辈。

表达出了他对风凌霄的和善。

风凌霄也微微回笑了一下,只是略显尴尬......

这一切,发生的都极为短暂。

只不过是抬眼一望,环顾一下四周而已。

郁梦竹率先向前一步,两手放在身侧相叠,微微屈膝,向着众人行了一礼。

“小女郁梦竹,见过父亲、见过诸位前辈!”

礼仪得体,气质不凡。

惹得众人眼前一亮。

各自暗中点头。

不亏是郁家之女,仪态端庄。

虽然场中有想弄死自己的强者。

但风凌霄面无惧色,不卑不亢。

紧随着郁梦竹,也上前一步。

朝众人弯腰抱拳,行晚辈之礼。

“晚辈风凌霄,见过郁家主、见过诸位前辈!”

神色坦然、中气十足。

丝毫看不出面对诸多强者的惧怕。

这份胆识和意志,倒也令人满意。

他与郁梦竹不一样。

他没有这等显赫的家世。

以低微身份、极弱的修为,面对众人还能面不改色。

这份气度,已属不易。

即便是他们各自宗门之内的一些优秀弟子,也很难在他们面前如此神情自若。

郁天华开朗大笑,显得很是高兴,“哈哈哈,竹儿和凌霄来啦!”

他向着右侧,严景耀下方的两个空席伸手示意道:“坐,先坐!”

所有人都面色动容,很是意外。

这空着的两个席位居然是留给他们两个晚辈的?

与这些宗主人物同坐?

这显然有些不大正常。

风凌霄二人的身份有些不太符合。

不过,这是郁家。

东家做事,自然也没有客人指手画脚的道理。

众人便也只能看在眼中。

见两人没有动,郁天华解释道:“我们此次商量之事,与你们也有着极大的干系。”

“所以就赐你们两个席位,不必发愣,先行入座。”

见郁天华如此说,两人道了一声谢,便也就前往坐下了。

郁梦竹坐在右侧中间,风凌霄坐在末席。

众人还是感觉有些怪异。

坐在殿中的,那个不是青州数得上号的人物。

他们四人,个个都是开阳境!

现在居然连风凌霄这个洞明境也有了一席之地?

他也能同各位宗主大人平起平坐?

这叫什么道理!

花倩薇身后的那名女修脸色尤为别扭。

她就是当初向花倩薇告禀此事的人。

是无痕宗的执事长老,负责宗门诸多事务。

在外界也是有着相当威名和话语权的。

可在这大殿之内,她还差了点意思。

只能以下属的身份站在花倩薇的身后。

根本没资格落座!

她本身也是一名瑶光境巅峰的强者。

面对各位宗主,身份依然差了一大截。

她尚且只能站着。

风凌霄这小子凭什么坐?

郁梦竹乃是郁家长女,是此地主人。

为她安排个席位便也罢了。

这小子算什么东西啊?

这令她心里极为不忿。

看向风凌霄的眼光也有些不得劲了。

察觉到了众人看自己有些异样的眼光。

风凌霄也只得视若无睹。

低头打量着桌上的仙果佳酿。

自己本就是在众人心里挂了号的人。

郁家主对自己还如此高调。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自己的实力,恐怕还有点担当不起这等抬举。

事已至此!

风凌霄也不怕。

既来之则安之。

就算怕,面上也不能表现出来。

否则便容易让人看轻了。

有时候需要低调。

有时候则需要不卑不亢。

我辈男儿,自当顶天立地!

有何惧哉?

推荐阅读:

斗罗:简化修炼,神圣天使 红楼进士 魂牵梦萦 怀剑行 通天剑帝 傲剑狂尊 神罚(无限流) 集魂录 疯美人的重生 [娱乐圈] 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 桃花傻医林羽李雨晴 恶魔果实:从震震果实开始无敌 高手下山我不会武功李沐尘林曼卿 操控全球:所有超凡由我缔造 冥王令 开局挥剑亿万次,我斩神震惊全校不吃白菜 曹操荀彧坚韧青铜 三一打印店 重生2004 我怎么当上了皇帝 我收养了一个世界 回到九六做神医 韩娱之制作人大亨 斗罗:杀星归来,开局清算比比东 身为瘫妹的我被系统强开后宫 校花的贴身狂少 神奇的农庄 三宝助攻宠妈咪 超级金属探测器 魔鬼补习班 无尽的地平线 混混魔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