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性情大变的花倩薇

风凌霄端详着面前洁白如玉的石桌。

上面摆放着数盘仙果。

一盘掩月龙花果,果子拇指大小,晶莹剔透。

果子皮上生有龙色花纹,栩栩如生。

表面上还挂着数滴晨露,极为新鲜。

风凌霄知道这种果子。

口感甘甜,极为好吃。

对修士有着强身健体之功效。

好东西嘛,价格肯定是不菲。

这玩意儿仅仅一颗,那么拇指大小,就值数十枚灵石。

风凌霄这穷小子心里暗自咋舌。

此前自是没有机会尝过。

就算手里有灵石,也舍不得买这种东西吃。

虽说对身体有好处,但极为有限。

最主要的还是用来享用。

现在自然也不好意思拿着就吃。

还有另一种果子,他都不认识。

芳香四溢,令人垂涎欲滴。

就在此时,主位上的郁天华环视一圈,开始讲话。

“三位宗主能来我们郁家做客,是我们郁家的荣幸。”

“我们也都是老相识了。”

“既然人已到齐,我也就不绕弯子,直说了。”

“我们此次聚集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四百年前极上宗所掩藏起来的宝藏。”

“现在,宝藏的钥匙在我手中。”

“而且宝藏所在之地,我也已经探明。”

“我郁家愿与诸位共享宝藏。”

“只要我们几人达成共识,齐心协力,随时都可前往开启。”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郁天华的身上。

他所说的话,才是最重要的。

也是众人最感兴趣的。

郁天华说完,严景耀先行接话,“哈哈哈,郁家主果然爽快!”

“那就请郁家主先说说你的意思吧。”

龙空此时也看着郁天华,心思全在他身上。

这宝藏可是他最为关心的事情,令他心头炽热。

而无痕宗的花倩薇,却是显得有些百无聊赖。

仿佛对郁天华的话没什么兴趣。

对宝藏也不大关心。

她像个小女孩一样,好奇地来回打量着四周。

见众人一副聚精会神的样子,顿觉十分无聊。

她将一只手放在桌上,托着香腮。

四处乱转的眼睛看了看对面的郁梦竹。

然后又移转目光,瞅了瞅风凌霄。

见这两人也没什么动作,也不说话。

她有些失望地收回了目光。

低头便看见了桌面上的仙果佳酿。

看着盘中的掩月龙花果。

似是有些好吃的样子。

花倩薇想要略作尝试。

便伸出两根洁白玉指,轻轻捻起一颗。

丹霞似的嘴唇微启,放入嘴中。

微微一咬,汁水四溅。

果香飘溢,令她双眸一亮。

似是感到非常好吃。

便迫不及待地又捻起一颗,放入唇中。

有着这么好吃的东西。

她顿时不觉得无聊了。

见众人都没动,只有自己吃到了。

她顿时露出狡黠的笑容,暗自窃喜。

众人虽然都看着郁天华,听他说话。

但也注意着花倩薇的动作。

见她如此神态,各自眼中都有惊异之色闪过。

花倩薇从前可不是这样。

现在怎么性情大变,成了一副小孩子心性?

完全没有一个宗主该有的样子。

也没有开阳境强者的风范。

这与从前的她,可是大相庭径。

以前,她可是出了名的不近人情。

是一个风华绝代的冰山美人。

有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

整个人充满了高傲、孤冷!

令人望尘莫及,难以接近。

可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

众人心思流转,纷纷猜测。

看来,传言并非空穴来风。

这花倩薇的身体,果然出现了问题。

就是不知具体是哪方面造成的。

现在来看,症状已经不算轻了。

也不知道有没有影响到她的修为。

她曾经的实力,可傲视青州。

乃是站在青州这块地域的巅峰之上。

能与她交手的人,屈指可数!

如果她的修为出现了问题,实力下降的话,影响将会极为深远。

这种人物,各个方面都容易影响整个大局势。

仅凭现状,目前也只能看出她的心性转变。

还无法判断出更多的东西。

众人的目光,也在随时关注着她。

站在花倩薇身后的下属女修,名叫卜淑。

卜淑见到这一幕,也是心里暗自叹息。

宗主陷入这种状态已经许多年了。

这也是宗主许久不在外界露面的原因。

可这么多年过去,情况并没有什么好转。

反而有着越来越严重的趋势。

老是待在宗门之内也不是办法。

便趁此机会,让她出来走动一下。

宗主这种反常心性,肯定是会惹来别人注意的。

但也没什么办法,只能顺其自然。

她之所以跟随宗主而来,就是为了照看花倩薇。

防止她出现什么不测和异常举动。

另外就是代表无痕宗,不能在宝藏之事中落入下乘。

主位上的郁天华也是将这些情况收入眼中。

他对此没什么表示,只是微微笑了笑。

随即,伸出了一个巴掌,肃然道:“此次宝藏,我郁家要占五成!”

这话一出,惹得龙空和严景耀眉头一皱。

卜淑也是绣眉微蹙,显然不太满意。

但她没有急着说话。

毕竟宗主还在这里,她的身份只是下属。

地位不对等,不好贸然开口。

她知道,严景耀和龙空不会轻易答应的。

果不其然,龙空率先开口了。

“郁家主,你这胃口是不是太大了些?”

“也别绕那些弯弯道道,谁人不知这宝藏是我龙牙宗费尽心思和资源才找出来的?”

“若不是......”

话到痛处,他又闭了嘴。

稍后,话锋一转,“现在钥匙在你手中,但你这胃口是不是太大了些?”

“你一个人就要占五成!那我们三家岂不是只能分得一成多点?”

龙空话音刚落。

严景耀也是呵呵一笑,反对道:“郁家主,此等安排属实不妥啊。”

他伸手向四周示意了一下,“你看我们大老远地跑过来,结果只能分得那么一点点,显然是不太合适的嘛。”

龙空心里恼火,话也就不是那么客气了,“简直就是拿我们当叫花子打发!”

他本来就脾气火爆,不像严景耀等人能够温言细语。

在他看来,这些家伙都是一群口蜜腹剑的家伙,虚伪至极。

他最是讨厌和他们打交道。

可身为宗主,又不得不搞这些钩心斗角。

郁天华面带微笑,丝毫没有恼怒。

他们二人的反应早在他的意料之中。

他转头看向花倩薇方面。

龙空和严景耀也是将目光望向了她。

花倩薇见大家都望向自己,两指夹着果子的手顿时停了下来。

她也用清澈双眸好奇地回望着各位。

明亮眼眸之间,全无利益争锋。

只有少女似的纯真无邪。

花倩薇不好意思地尴尬一笑。

还是将两指中间的果子放入了嘴中。

朝着众人报以动人的笑容。

见她这幅样子,众人一阵无语,也是没什么话说。

曾经无人得以亲近的花宗主,怎么变成这样了......

花倩薇只顾着吃,自然也没发表什么意见。

她背后的卜淑也不说话。

龙空和严景耀已经表示了反对,事情肯定还是要接着谈的。

这时候不需要她来表态。

她的身份,不宜多说。

要说,只能在关键时刻发言。

郁天华将众人反应看在眼里,大致不出他所料。

只有花倩薇的状态,让他也有些捉摸不定。

商谈,是有技巧的。

要先开高价码,那怕明知别人无法接受,也要先开出来。

这样才好接着往下谈。元宝小说

当价码往下减的时候,与之前相比,别人感觉就会觉得好上不少。

这样才能容易让人接受。

如果一开始就抛出自己的心理价码。

那别人也必然要先砍上一刀。

如果你一丝不让,那也就不好谈下去了。

显得太过生硬,令人反感和不舒服。

到最后,要么是吃点亏,把价格往自己的预期下降一点。

就算能按自己的要求成交,那各方的感受也会不太融洽。

这是商家大忌!

作为商人的郁天华,自然是深谙此道。

郁天华看向了二人,再次说道:“那依龙宗主和严宗主之见,应当如何分配?”

龙空和严景耀对视一眼。

顿时心生默契。

龙空先行开口:“自然是以平均分配为妥。”

严景耀点头附和:“极是,极是。”

他们这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只是,他们太小瞧郁天华了。

“哈哈哈,二位宗主说笑了。”

“耗费有大小,出力有功劳。”

“不管在那里,也该按功行赏,以示公平。”

“那有不管三七二十一,只要平均分配的道理?”

“各位宗主在宗门之中行赐赏罚之时,莫非也是如此不讲道理吗?”

郁天华哈哈一笑,直接反驳。

这一招倒是反击到了痛点。

将二人将了一军。

龙空脸色铁青,尤为难看,控都控制不住。

耗费和出力?

还他妈有比我龙牙宗出力更多、耗费更多的吗?

你郁家还不是捡了老子龙牙宗的便宜!

搅了老子的局!

还在这里当了婊子又立牌坊!

我呸!!!

龙空憋得一张脸由青转红。

怒意难以遏制地从胸膛升腾而起。

但这种话又不好直说出来。

说了也没什么意义,打口水仗而已。

徒增笑柄,惹人发笑。

东西在谁手里,谁就硬气。

若东西还在他龙牙宗手中,他比郁天华还猖狂一百倍!

若非他当初想着偷偷摸摸行事,妄图独吞。

也不会有后面这些烂事。

这是他的伤疤,他也不愿再将其揭开。

被打掉了牙齿,只能自己往肚子里咽。

想到最后,免不了又‘归功’于风凌霄。

心中对风凌霄的怨气再次升级。

严景耀倒是神情自若。

他正儿八经是来混吃蹭喝的。

对这事完全没什么贡献。

就靠自己宗门实力够硬。

你有好处就得分我一分。

不分?那就都别吃!

就是这么霸气。

有实力,就可以强取豪夺。

无痕宗也是一样的。

各大巨头,什么好东西也得沾上一点。

换做谁都一样。

这就是世界的规则。

严景耀打着圆场,“郁家主如此说,倒也有些道理。”

“毕竟钥匙保管在郁家,郁家对此是劳心费力,贡献最大。”

“我嘛,只不过是搭个香边,蹭口吃的。”

“既然如此,我愿意退让一些。”

“同意郁家多占一成。”

“我也不好白吃白喝,后面开启宝藏过程中,若有出力的地方,我玄雾宗定会强力出手。”

严景耀这话倒是中肯一些,也实在一些。

但这番话对龙空无疑有着剧毒。

他心里早就破口大骂了。

他郁家有贡献?

他贡献他妈了个巴子......

他郁天华费心费力?

我费你妈了个......

龙空一张脸气得跟个茄子一样,紫得发亮。

头发都快根根竖起了。

乱糟糟的胡须都气得上下翻飞。

可人家严景耀已经愿意退让一步了。

花倩薇又跟他妈个傻子一样,屁话不说。

这让我龙空怎么办?

我一个人反对?

我也没那个权威。

独木难支,做不到一言九鼎。

既如此,也只得憋屈着瓮声瓮气道:“我同意严宗主所说。”

「这章细节还未修正,明日修改!」

推荐阅读:

欢喜冤家:逃嫁太子妃 奇趣鱼塘 让你代管特长班,怎么全成学霸了? 师尊:这个冲师逆徒才不是圣子楚休齐梦蝶 御灵少女:开局契约SSS级校花 秦浩林若涵 残唐五代第一部:王风委蔓 逍遥邪婿 封玄澈云昭昭燕云台 漫威的瓦罗兰之心 原神:从斑爷开始,我前世曝光 创世神少爷 穿成靖康之耻后的帝姬 花容阁 恶毒女配职业的滑铁卢 楚宁楚侯府 魔谛 在你的世界中心 天脉修神 总裁的大牌保姆 审判骑士 长生女仙医 一生一世之眉间心上 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 大风行 神龙诀之九龙剑诀 重生帝俊之圣道无边 冲喜娘子太娇弱 电竞校草不网恋 我被迫成佛那些年 护美兵王 龙都战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