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一山更比一山高

近一年来都是如此,每天花费很多时间勤力修炼却几乎感觉不到进展,段缺的焦躁与沮丧可想而知。

尤其是当他想到明天县学中的大校和躺在病榻上已经熬的油枯灯尽的祖母后,心里就愈发的不是个滋味了。

自从开始看那些书并修炼《培元诀》以来就没了在十三经上用功的心思,他这个曾经以童生第一名考进县学,被教谕们寄予厚望的学子也自然而然的没落下来,三年来,先生们看他的目光从最初的欣赏到疑惑,焦急,再到失望以至于现在的视而不见,段缺也好受不了。

如果说这些他还能不在意的话,祖母的感受却是段缺无法忽视的,一老一小相依为命,自打三年前发病以来,祖母缠mian床榻痛苦不堪,对于老人来说,唯一能使她高兴起来的就是孙子在县学课业出众的消息。

明天就是县学中年度一次的大考校,段缺知道自己的情况,能把这次考校应付过去都已是极限,更别说考出名列前茅的好成绩了。成绩出来之后该怎么办?又像前两次一样编出个假成绩去骗祖母?

想到这里段缺就觉得心里烦闷的难受,连祖母这个不高的要求都做不到,自己真是不孝的很了,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眼前这该死的《培元诀》。www.qxnsu.com 永恒小说网

为了追求那个或许仅仅只是传说的飘渺世界,为了修炼《培元诀》,他已经付出的太多,欺骗并让从小带大自己的祖母失望,课业荒废,而这课业荒废的结果绝不仅仅只是明天的大校不好过关,它更意味着对未来前途的放弃。

家境贫寒、祖孙相依为命,对于出身于这种家庭的段缺而言,读书就是其唯一的出路,但是现在……即便他现在能幡然悔悟,满脑子都是神仙和培元诀的情况下又怎能静得下心读书?

心中转着这般念头,从草蒲团上起身的段缺站了一会儿后蓦然几个箭步冲到了书几前,推开窗户抓起桌上的《培元诀》恨恨的扔了出去。

将书扔出去之后,他即全身被抽空似的委顿在了身后的胡凳上,心中的思绪就如同被搅乱的纺车般千头万绪乱糟糟的缠绕在一起,对病重祖母的歉疚、对明天大校的担心、对未来将以何为生的恐惧以及对《培元诀》久无进展的愤恨全都喷涌似的出现并搅在了一起,搅的他头疼欲裂,眼前一片黑暗。

清寒如水的朦胧月光顺着半开的窗户照射进来撒在少年的身上脸上,使他眉宇间复杂到极点的情绪愈发显得茫然。

也不知又在书几前枯坐了多久,段缺起身吹熄了晕黄的灯盏倦极而眠,其间他不曾向窗外看过一眼,一任那《培元诀》在月光下随着夜风的拂动发出瑟瑟的微微声响。

夜已深沉,但饶是段缺已经疲惫的不堪,那些纷乱的思绪依旧扰的他许久之后才迷蒙睡去,心中有事自然睡的就浅,一个个梦境如同走马灯似的浮现,而在层出不穷的梦境中,被他在心里勾画了无数次的九重仙界总会以辉煌壮美到了极点的形象一次次的重现……

…………………………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段缺走出书阁兼卧室的木门就看到了小园远处地上躺着的那本《培元诀》,心中几度犹豫挣扎后,最终还是将其捡起扔回了房中。

梳洗罢在灶房里弄了些饭食,无奈祖母却一口也没吃进去,在枯瘦如柴的老人床边默默站了一会儿后,段缺离家向县学走去。

今天的县学大校持续了整整一上午,昨天不好的预感也得到了应验,无论默经还是析经他都答的一塌糊涂,加上此前两年大校中都不如意的成绩,此次考校一完,段缺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县学生涯怕是要就此结束了。

三次考校皆名列末等,年纪上也已经过了十五,根据大盛朝“男子十五成丁”的律令,县学里是不会再留他了,这也意味着朝廷每月补贴给官学学子的八斗学粮就此断绝,从此之后就得自己找吃饭门路了。

考校结束,别的同窗们还在叽叽喳喳议论着刚才的考题时,段缺已迈步向外走去,对此,其他的学子们早已习惯,三年来这个段缺一直都是如此来去匆匆。往出走时也没人跟他说句话什么的,许是因为从小父母双亡的缘故,段缺自然而然的养成了一副淡然而谨慎的性子,这般性格再加上平日里寒酸的穿着,同窗们也就不愿贴上来与他亲近。

段缺出了县学正往回走时,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两声叫喊,不一会儿后面赶上来一高一矮两个同龄的少年。

瘦高的陈达,矮胖的是王石,这两人不仅跟段缺住得近,且是在同一所私塾发蒙,随后又一起考进县学,算得是段缺在县学中唯一的朋友了,只不过三人不是在同一个班次。

“石头,考的咋样?”,犹自喘着气的王石问话出口的同时也看清楚了段缺的脸色,随即就是没心没肺的哈哈一笑,“石头你也考坏了,好!正好跟哥哥我做伴儿,免得落下我一个人孤零零的”。

结交的年头多了,段缺对王石早就熟悉,从他嘴里听到这样伤口撒盐的话还真是一点都不奇怪,自然也就说不上生气。

“冬瓜,你就积点口德吧”,瘦高个的陈达在王石的后脑勺上扇了一巴掌后扭过头,“石头,这次又没考好?”。

段缺没开口,只是点了点头,他现在实没有说话的心思。

“你呀,都是被那些荒诞不经的鬼书给害了,否则以你的聪明……哎!子不语怪力乱神,这世上哪有什么神仙?要真有的话为什么满云西县这么多人就没一个见过的”,见段缺脸色不好,陈达也就没再接着说这些埋怨话,“算了,不说了。不过石头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这也是段缺刚才一直在想着的问题,县学呆不下去了,他总得找口饭吃,只是去哪儿找事做?又该找什么样的事呢?

想到这个,段缺就觉得满脑子的茫然。到乡下的义学里糊弄那些刚发蒙的村童,等年纪再大些后顺势也开一间私塾?或者找家商行谋个记账的差事学做经济营生?这都是像他这样从县学里出来的学子们最常见的谋生之道,但段缺却一想到这些就感觉厌烦。

这种厌烦既是因为他生性好静,本就不喜欢与乱糟糟的人群打交道,也因为心底总是抛不开纠缠了几年的神仙世界,还有那本《培元诀》。

旁边的王石见他这一脸茫然的表情嘿嘿一笑道:“石头,要不你就跟我一起到如意行学生意去。我爹早就打听过了,如意行里的管账先生和伙首都是过了五十的年纪,咱两个过去之后苦熬个几年,没准儿就能接了位子,到时候你我一个管账一个做伙计头领,岂不自在快活?”。

眼见自己这么好的主意说完之后段缺与陈达却一点叫好的意思都没有,冬瓜王石可就不乐意了,“石头,那可是如意行!你想想王老虎是怎么起家的?只要咱好生干,保不准将来也能像他王老虎那样腰缠万贯”。

“呦,没看出来,冬瓜你好大的志向”,陈达阴阳怪气的哼了一声,“王老虎!”。

“王老虎咋了,别看人一天书都没念过,满城人谁见了他不得规规矩矩叫一声‘王老爷’……”。

要说这小县城里还真是邪性,主街这边王石与陈达刚说到王老虎,王老虎还真就从对面的一个小巷子里穿了出来。

本县首富王老虎照例穿着一身亮闪闪的绸子衣裳,腰间足有一掌粗的翡翠腰围上吊着不下五六个或金或玉的佩饰,动一动就晃人的眼,胯下骑着的更是本县独一份儿的五花连钱马。

正值壮盛之年的王老虎身佩金玉,跨坐名马,马后还跟着四个挺胸凸肚的健壮家丁,这番气势端的是富贵逼人。沿街两边走着的百姓见着他时或亲热或恭敬的见礼,王老爷也只是微微颔首而已,行止动作实是把派头耍到了十足。

“真威风啊!”,王石满脸艳羡的看着王老虎啧啧的叹息了一声后还不忘转身得意的瞅了陈达一眼,更响亮的“哼”了一声。

恰在这时,大街上的王老爷突然勒停了胯下的名马,用一种与胖壮身材决然不符的敏捷翻身下来,满脸堆笑的打着招呼。

王石与陈达俱都万分好奇是谁能让王老虎如此客气,顺着他的眼神儿看去时,却见身后的街上悠悠走来了县衙中户曹的蔡判司。

本县县衙中有仓、田等好几个分管各项事物的部曹,但这里面无疑就属管着全县钱粮的户曹最为显赫,商贾王大老爷要想钱赚的稳当利索,这户曹判司就是他最不能得罪的人之一,是以此刻才会如此恭敬亲热。

见到这一幕,陈达嗤的笑出声来,笑声里直有说不出的快意,“他王老虎再有钱又能怎的?蔡判司不过就是一流外吏都能让他如此巴结,要是科举出身的县丞、县令大人到了还了得?商贾再有钱也只是商贾,读书科举做官才是正道!”。

还不等陈达这句话说完,前面街道上的场景又是一变,刚刚还颇有几分倨傲的蔡判司如同变脸一样躬下身去,至于王老爷就更不用说了,腰板子又压低了几分。

见到这一幕,刚才一直没说话的段缺也来了兴趣,“这又是谁来了?”。

这次来的是个道士!

推荐阅读:

枕上春 玄幻:广纳仙子,娶妻生娃就变强! 分手后,和死对头闪婚了 大佬的乙游女主竟是我 某美漫的副职业大师 不要随便捡机器人回家 老婆失踪五年后,薄情总裁他疯了 我创造了诡异序列 请叫我曲神邵阳薛嘉嘉宋丽 从拯救大鼻子龙开始的文娱 罪婿下山 小太后年方二八(重生) 让你当亡灵领主,你怎么成御主了 她发疯,他兜底,假千金被掐腰宠 王爷,王妃说此生不复相见 在沙雕恐游重建彭格列 为了五险一金她决定卷入怪谈 恶毒亲妈带着反派崽崽在娃综摆烂 我,死灵召唤师,锤爆神明! [综武侠]这个女人防御力拉满 错心记 女子排球获胜的100种方法 柯式侦探界的克星 足球,开局点满任意球 重生成白月光的暗卫后 误嫁豪门,战神老公蓄意偏宠 综漫:求求你快毕业吧! 直播变身拿瓦铠甲,国家疯狂打榜 蔚蓝档案:这个老师超强的 穿越斗罗:原本我没打算娶她的 反派:开局截胡女主,主角们崩了 男配不知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