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业余工作

“喂,老齐头,给我来一份明报晚报。”李轩从钱包里掏出两块钱,顺手把钱递向了前面正在看报的报刊摊老头。

老头慢悠悠的从报纸后面抬起了头,没有接钱,而是漠然的看了李轩一眼才说道:“没有了,今天的都卖完了。”

“卖完了?”李轩一愣,这才扫视了一眼报刊摊,果然,一份明报晚报都没有了。怎么会?晚报怎么这么快就卖完了?李轩看了看手表,才六点不到啊,天都还没黑呢。

李轩还打算把连载自己的报纸从第一张到最后一张都收集起来呢,这样过了几十年不就是文物了么?正担心自己的收藏大业会断掉时,李轩却发现老齐头手上的正是一份明报晚报,赶紧喊道:“老齐头,你手上不是还有一份么,卖我!”

老头这下头也没抬,就在报纸后面说道:“这份不卖,要看去别的地方买去!”

“我去,老齐头你太不讲道义了吧。我都在这买了半个月的报纸了,你有都不卖给我?”

“说不卖就不卖,我儿子喜欢看呢。卖你了,那我不得还多花钱去重新买一份?说了到别处买去,不然等下别的地方也没了。”老头在报纸后面慢悠悠的说道。

去别处买?下一个报刊亭离这一个路口呢,而且搭巴士的钱又够再买一份报纸了。李轩咬了咬牙:“老齐头,我出四块钱买你这份。”www.pzhqu.com 白菜小说网

这下老齐头来jing神了,从报纸后面抬起头问道:“真的?”

“真的?”

“那我两块钱把主刊卖你行不行?”

“行……不行,不行!”李轩差点口误,瞪着一双眼睛看着老头,他就是要副刊,要主刊有什么用。

李轩急忙改口:“要不你两块钱把副刊卖给我也行!”

“不行啊,我儿子要看副刊,不能卖给你。”老头愁着一张脸说道,一边是儿子,一边是白得两港币,很难舍啊。

“我说老齐头,副刊有什么好看的,你得让你儿子努力工作,少看点……”李轩开始劝说老头,要是成功了不得少跑很多路啊。不过劝了一半,李轩突然发觉不对,他就是写的,要别人少看不是断自己财路么。

李轩赶紧改口:“你儿子现在努力工作,可以留着过两天看,不急哈不急哈。我就不行啊,我一天不看就跟犯了病似的,第二天一天没jing神。我说老齐头,你就可怜可怜我吧,这份报纸让给我算了。”

这下起效果了,老齐头又把头埋了下去在报纸后面说道:“这下我就更不能卖你了,我儿子一天不看这个啊,就跟犯了病似得,第二天一天没jing神。你就不同了,我可发现你没工作一天到晚到处晃的,要不等我儿子看完了明天再卖给你?”

李轩傻了,怎么起到反效果了,这不对啊。

“你儿子就这么喜欢!”李轩咬着牙说道,他还没见过都看出病的人。

提起儿子,老头又来了点jing神,抬起头苦着脸说道:“哎,谁说不是呢。十多天前看了那个铁血天骄,一下就跟丢了魂似的,一天不看就睡不安稳。他以前就喜欢金镛的书,这下更喜欢了。你没看这报纸一下都卖光了么,写武侠还是金镛厉害啊!”

听到老头的前半句,李轩心里一喜,这是碰上自己的书迷了。可是接下来半句李轩就傻眼了,这书关金镛什么事?

“老齐头,这书不是金镛写的,作者是木子轩!”李轩赶紧给老头纠错。

“不是金镛?”老头一愣,赶紧拿起手里的报纸看了看:“咦,一直没注意,还真不是金镛,这木子轩是谁?”

木子轩就站在你面前呢!李轩一阵得意,嘿嘿!哥们总算出名了,话说听老头刚才的口气报纸卖的不错,要不要找金大侠涨涨稿费?不过很难啊,金大侠小气是出了名了。自己上次怎么那么笨呢,千字70元和千字60元,一下亏了上千块啊,目前看来还得继续亏下去。

“话说这木子轩是谁?没听过啊,我说小飞仔你知……,咦?人呢?”老齐头纠结着这个没听过的名字,抬起头准备问一下李轩,可惜报刊摊前面空无一人。

“喂,小飞仔!你不要报纸了么?”老齐头看着走远的李轩喊道。

李轩回头挥了挥手回道:“不要了,替我谢谢您儿子。”

李轩决定不要那份报纸了,自己去下一个报刊摊看看还有没有。自己能有这么一个热心的读者不容易啊,可不能让他断更了。

“谢我儿子?”老齐头挠了挠头发:“什么意思?这小飞仔发神经了么?”

三天之后早上九点多,柴湾嘉业街18号明报报业总部社长办公室。

“叩叩叩”

一阵有规律的敲门声响起。

正在伏案写社论的金镛皱了一下眉,不过他对这敲门声很熟悉了,一下就知道了外面的是谁,没什么大事他是不会来找自己的。

“请进”金镛边说着边放下了手里的钢笔。

“咔擦”

门开了,走进来一个三十多岁身着西装还带着满脸笑容的中年男人。

“查先生”

“世俞啊,坐下说,可是晚报销量又涨了?”金镛看着进来的人笑问道。进来的正是金镛的得力大将,明报晚报的总编辑王世俞。

王世俞也不客气,直接坐到金镛对面递过来一张数据单,还大笑道:“是啊,昨天突破了十一万份,哈哈。”

“哦?真的?”金镛的眼睛也亮了起来,赶忙接过数据单看了起来。要知道晚报不比早报,看的人少很多。尤其是今年早报上有倪框的《卫斯理》系列撑腰,销量最高时一下子突破了十五万份,而当时晚报的销量还不到七万。作为明报晚报总编辑的王世俞想尽了办法,甚至在晚报上开始登起了马经,也才让报纸一下跳到了八万多份。现在才半个多月就涨了三万他能不高兴么?

“好好”金镛看着数据也很是高兴,这明报旗下所有的报纸都跟他的孩子一样,看到孩子成长能有不高兴的么?

王世俞看着金镛看完了数据单才问道:“查先生,上次听你说这昆仑有百万字?”

“是啊,怎么了?”

“这木子轩这么厉害,要不要给他开个专栏?”王世俞说道。

“开专栏?”金镛皱着眉头想了一下,这个给作者开专栏不只是在报纸上画个框框给作者,一般还得给作者涨稿费。不过想起上次见面那傻小子提出的千字60元,金镛笑了笑然后对王世俞说道:“可以,就给他开个专栏吧。我下午去看看这个木子轩。我现在也是他的书迷了,哈哈。”

“哈,您还别说,要是不看名字,我还真以为是您又重出江湖了。”王世俞笑回道。

金镛幽幽的叹了口气:“哎,昆仑昆仑。昆仑高万里,岁尽道苦邅,岁尽道苦邅啊。长江后浪推前浪,不认老都不行咯。”

李轩现在很忙,他抄了一上午的字了,右手腕酸的要死。前些天老齐头有一句话说的很对,那就是他老看见李轩在周围晃来晃去的。这胸无大志的人要是一下吃喝不愁起来那惰xing就起来了,那半个月李轩啥也没干,天天早上跑出去闲逛晚上才回来。

直到那天和老齐头聊天过后,李轩才惊觉到自己是不是太安逸了,难道就凭抄默默无闻的混一辈子,直到有一天自己的拍成了电视剧,然后有人指着李轩的照片说道:看,这家伙就是某某主演的电视剧的原作者。就像后来陈桥恩的《笑傲江湖》播出后,很多人还在网上说,谁是金镛?要不是这部电视剧我们才不知道他!

被人遗忘的何其悲哀……

那自己能干什么呢?

当演员?看着照相机都紧张的李轩不知道面对摄像机自己会怎么样,而且,就凭他这普普通通的相貌,估计连无线演艺培训班的门都进不了。

写剧本?不行,自己的文笔自己知道,写出来估计自己那关都过不了,而且自己又不是超级硬盘,那些看过的电影谁还记得每个情节,不记得你怎么写?自己编?谁敢保证符合这个时代的口味,万一要是扑街了,香港这些背景乱七八糟的出品人还不砍死你。

做导演?还是不行,虽然知道怎么打起来好看,但是你连摄影机开关都不知道在哪怎么做?

那么唱歌?李轩眼前一亮,自己的嗓子虽然不是很好,但也还算可以的啊。以前和同事去k歌,他还经常吼上两嗓子。而且,自己还知道后世那么多歌曲,虽然都是国语歌而且记不全了,但大概的调子还记得的。在80年代的香港虽然是粤语歌当先,但国语歌还是可以混出一点名堂的,要是传进大陆……

李轩的眼睛越来越亮,不过现在就有第一个大麻烦摆在面前,就是他不会识乐谱和弹一样乐器。80年代的香港歌坛,你不会一两件乐器你都不好意思说你是搞音乐的。

可惜,李轩出去转了两天,硬是没有找见一间能收他的音乐学院。也是,哪个学院会收一个没一点音乐基础知识的大龄青年的。

那么现在只剩下一个办法了——找私人音乐老师!

这可是要钱的啊,这下李轩还能不忙着赶稿子么?

推荐阅读:

陆轩夏紫烟风香草暖走河东 我的人情遍布诸天 半世影歌 吞天万剑诀风狂笑 重回1988人生重启 火爆邪王:神厨傻妃宠上天 带着网文去重生 一丹一剑一龙魂 九零养崽记 遇见暮色晨光里 厉总,夫人已死请节哀 这主播真刑! 团宠锦鲤三岁半,逃荒路上捉鬼忙 盛爱暖妻:霍先生太强势 带着种田游戏穿原始 炸掉蓝银草武魂,在斗罗当植物人 说破世界 玄幻:我一剑斩苍天 快穿之她是男主白月光姜南衣商时故 妹妹死后,我与全世界为敌! 悟性逆天辛弃疾:开局斩了徐风年 综影视:梦璃历练之旅 都市全能快递员 惊悚:听劝后,女鬼们直呼受不了 致命游戏:全能大佬搞钱攻略 人在仙武,华夏祖宗授我长生法 我养怪异那些年 兽世情缘:夫君,咬一口 整个世界都穿越了还真是对不起啊 港综枭雄,从照顾大嫂开始 帝临万古 最强县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